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浪里的鱼的博客[心灵憩园]

在心灵憩园里,邀您一起品味澎湃激扬中的宁静致远!

 
 
 

日志

 
 
关于我

纵使岁月流淌,世事沧桑,永远不老的依旧是我那“直挂云帆济沧海”的壮志豪情。在变幻莫测的人生路上不畏艰难险阻,感受那种超越单纯追求成功导向的快乐真乃人生幸事!虽然未来的人生路上依旧会有成功也会有失败,有快乐也会有忧伤,有顺心也会有挫折,有笑颜也会有惆怅……但我坚信:认真的人改变自己,执着的人改变命运! (特别声明:本博客崇尚原创,真诚希望爱好文学的读者常来做客,但未经本人许可严禁转载、转贴本博客文章或将本博客设置成友情链接等!本人特立独行,概不接受任何圈子的加入申请,谢绝信息推广的博客来访,敬请谅解!)

网易考拉推荐

经历与阅历  

2015-10-25 13:16:13|  分类: 心得笔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历与阅历 - 海浪里的鱼 - 海浪里的鱼的博客[心灵憩园]

 【题记】长篇小说《秋禾》中的高玉彭是我最欣赏的老板类型,因此,这几年我一直想找一位高玉彭型的老板合作,可惜一直没有遇见,直到前不久见到了江苏一家光伏企业的老板王总。初步交流之后,我觉得他可能比高玉彭更胜一筹,因为他认真读过《秋禾》,而且貌似能走进我的心灵世界。后来王总夫妇一起到宁波拜访我,在这次交流中,我明显感觉到夫妻两人的观念差异与态度反差很大。临走时,王总的一句“你不会介意我们对你做个背景调查吧!”我听了这话,对他的好感顿时全无。这并非说我的职场背景经不起调查,而是因为一个在意人才经历而不是阅历的老板充其量不过是项羽或袁绍型的领导!

经历与阅历有何不同,在对待经历与阅历的态度上又能看出怎样的端倪呢?这篇文章我就跟大家谈谈经历与阅历。

 

前不久,我应邀去江苏一家光伏企业会见老板王总与老板娘赵总,王总表达了想找能力比自己强的职业经理人掌舵公司全局的意愿,而且态度还算真诚,因此我对他的初步印象还算不错。美中不足的是王总的态度远没有《秋禾》中的高玉彭那么坚决。后来我送了一本《秋禾》给他们。随后的几天彼此通过几次电话,给我感觉特别不好的一点就是王总根本不跟我直接联系,而总是让老板娘赵总传话,这样势必会造成信息的失真。如果真合作起来,不能直接跟老板沟通会成为最大的障碍。

大概十天之后,赵总打电话给我转达了王总想来宁波跟我再次面谈的意愿。当时我觉得王总应该认真读过《秋禾》,应该能真正理解我的内心诉求。然而,不到一个小时,赵总又来了个电话,说他们的人事经理很忙,本来想请他一起过来跟我面谈的,但是人事经理事多走不开,问我是否愿意再去江苏谈一次,这样就可以跟他们的人事经理详细谈谈了。

以我多年跟企业与猎头顾问打交道的经验判断,王总夫妇根本就没接触过真正的高端人才,而且人事经理的档次也明显偏低,如果他上档次的话,要么有意回避跟我详谈的问题,要么会强烈要求老板来宁波见我。对于总经理岗位,几乎所有的高级经理人都是直接跟董事长面谈的,至于人事经理最多只是做些形式上的工作。这倒不是因为我们不尊重人事经理,而是他们的层级还不够高,因此看问题会很局限,尤其在薪酬方面会给老板出些歪主意。我非常清楚,档次不高的人事经理其实就是一道防火墙,阻断了高端人才的引进。我后来跟赵总说,我去江苏还是他们过来都没关系,不过最重要的是我要与老板谈正事,而不是跟人事经理详谈。最后夫妻俩合计了一下,又决定来宁波见我。原本我对他们能主动来宁波见我的诚意很是感动,却因为这段不该有的插曲而大打折扣。从这点上也能看出王总对于企业要请什么样的总经理是模糊不清的,而且还很容易受到高度不够的下属建议的影响。我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已经提醒过他们要请什么的总经理属于高层决策问题,而不是去跟下属讨论而定的问题。

我记得两年前国内一位非常知名的猎头顾问跟我说,像我这样的高端人才有超凡的能力但很清高,如果能遇到一位赏识我的老板,他会如获至宝地欣然接纳。在年薪上就是支付现有年薪的十倍他也认为非常值得,但是如果遇到那些不识货的老板,总会纠结于我的薪酬要求过高。

王总夫妇来宁波跟我面谈的过程中,王总真正点到了我的心灵诉求,他说像我这样的高端人才如果一次请不动,他还会来两次、三次,甚至更多次,直到诚意打动我为止。读过《秋禾》的读者们应该记得在小说快结束的时候,豪迈集团的人力资源部总监与猎头顾问一起拜访陆一鹏之后,董事长宋子豪亲自登门拜访两次,最终在高玉彭出现之时才让陆一鹏答应去做集团公司的总裁。其实这也反应出我内心的诉求,所以王总有三顾茅庐的诚意让我非常感动。这还不算什么,王总还说,等我们合作将企业做大做强之后,可以找人将《秋禾》改编成影视剧搬上荧屏。说实话,多年来我一直就有个梦想,希望能将我的那段职场经历写成长篇小说,并能搬上荧屏。因此,王总的话落到了我的心坎里。而且,王总还说从《秋禾》中他能读出我还想找个企业平台,再创比永盛集团更为辉煌的传奇,并将其改编成续集。王总的这番话让我着实感到暖暖的震撼,感觉他读懂了《秋禾》,走进了我的心灵世界。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在职场上遇到了知音。细读过《秋禾》的人都知道,高玉彭虽然非常赏识陆一鹏,但是他没有走进陆一鹏的心灵世界,所以只能算是陆一鹏的半个知音。

正当我与王总畅快交流之时,赵总有些不屑地跟他说道:“别人做梦,你也跟着做梦吗?”我很是愕然。后来才得知她是一个静不下心来去品书的女人,对于《秋禾》,她只是随心所欲的随便翻看了一些片段而已。不仅如此,她对陆一鹏还颇有偏见。

王总给我的感觉还不错,但是赵总给我的感觉一直都不太好。赵总做的最没谱的一件事情就是跟我说:“我们的候选人很多,其中有个南京的候选人几乎每天都会给我发信息,并向我们保证他到位之后半年就能有较大的提升与改变,而且除你之外的候选人的薪酬几乎都不到你的薪酬要求的一半。”

赵总说完,就拿出手机让我看其他候选人发给她的信息,我不屑一顾,对她仅有的一点好感也荡然无存。因为这就好比在一颗钻石面前,她拿出一大袋的玻璃仿真品要一比高下一样,让人觉得既突兀又可笑。如果她认真读过我写胡雪岩如何从三个候选人中选择胡庆余堂经理的文章的话,就会知道自己有多肤浅。

交流中,我总感觉夫妻俩意见相左,王总要当场拍板请我去做总经理,而赵总的态度则是不以为然。在我送他们去高铁站的路上,王总突然跟我说道:“你不会介意我们对你做个背景调查吧!”我顿时对他也没了好感。因为我从中判断出他只是项羽或袁绍型的领导,在意的是经历,而不是阅历!早知这样,要么不谈,要么我就直接带他们去之前的公司转一圈,让他们随便找老板或下面的员工问话不就轻而易举地解决了吗?何必要让一个不去现场的人事经理拿个电话去打听我的职场经历呢?

我并非对自己的职场背景没有信心,而是我知道做背景调查的人一旦有了私心杂念就会出问题。殊不知,历史上的名将廉颇就是在做背景调查时出状况的。战国后期,赵国名将廉颇被免职后跑到魏国,后来赵王想重新起用他,于是就派人去查看他的身体情况。与廉颇不睦的郭开重金贿赂使者。使者见到廉颇后得知:廉颇一饭斗米,肉十斤,被甲上马,以示尚可用。然而使者回来报告赵王说廉颇坐谈间解了三次大便。使得赵王误以为廉颇年老身衰,不予召用。

当赵总让我把之前工作过的公司的证明人与联系方式发给她的时候,我只给了她一个网站,并且跟她说既然要做背景调查就不要搞那些形式上的俗套,人事部可以直接根据网站找到我之前工作过的公司的联系电话,可以在任何时候打电话过去问任何人关于我的过去。最好是他们夫妇直接去我之前工作的企业了解。

两个星期之后,赵总打电话给我,她居然跟我说根据网站上的联系电话打过去根本没人接。我挂了电话后马上拨打之前公司留在网站上的联系电话。结果一拨就通,我问他们最近是否有没人在办公室值班的时间段?他们告诉我根本不可能,只要在工作时间,任何时候都会有人值班的。我知道要么是赵总在说谎,要么是人事经理根本就没这个意愿去打电话。因此,我也断定这家企业只是在随便敷衍人才而已。

如果我多年前服务过的“高玉彭”的公司没有出状况的话,我会在那家企业做总经理一直到退休,根本就看不上其他的企业老板。像江苏这家规模不大且又将简单问题复杂化的企业对我来说更没什么吸引力。然而,一切都没有如果,如今明知被人挑挑拣拣的感觉特别不爽,也得忍受。

有人读到这里或许会有疑问:经历与阅历有区别吗?有。且看我举两对历史人物在选人上的着眼点不同来解析经历与阅历的区别。

先来说说楚汉相争时期的刘邦与项羽在选人上的侧重点。项羽看重的是一个人的经历,甚至是整个家族的经历,所以他特别看重家庭出身与履历,因此他在用人上更多倾向于重用战国时期六国的贵族后裔。刘邦则不同,他看重的不是一个人的经历,而是他的阅历,所以刘邦从来不在意人才的出身如何,也从来不会刻意去做背景调查。

经历代表的是过去做过什么,做得怎样。阅历侧重的则是在经历人与事之后,学到了什么,悟到了什么。经历要做调查,而阅历是很难从调查中弄得清楚的。那么,怎样才能了解一个人的阅历呢?其实要了解一个人的阅历无需那么繁琐,只需一番交流即可。

注重经历的领导往往喜欢吹毛求疵,关注的总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且很容易将简单问题复杂化;而注重阅历的领导善于抓大放小,有所为有所不为,而且能化繁为简,将复杂问题简单化。注重经历的领导在选人与用人上总会瞻前顾后,不知所以;而注重阅历的领导则能当机立断,用人不疑。

项羽不善于甚至不屑于在交流中发现人才。刘邦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是悟性很高,他只要跟人才有过一番交流之后就能懂得取舍,对于真正有才之人就敢重用。张良是战国时期韩国国相之后,因此注重出身的项羽与“英雄不问出处”的刘邦都会对他刮目相看。而出生卑微的陈平则不同,虽然陈平投奔项羽之后做了谋士,在追随项羽入关攻破秦国后,被赐予卿一级的爵位。但是陈平并非贵族出身,而且项羽自视甚高,刚愎自用,因此想要得到重用与提拔是很不现实的。

陈平自知在项羽军中没有前途,于是就投奔了汉王刘邦。经魏无知的引荐,被刘邦任命为都尉,主管护军一职的工作。这让周勃、灌婴等追随刘邦的老将们甚为不满,于是他们就向刘邦进言说陈平在家时和嫂嫂通奸,在军中收受将领们的钱财。说的人多了自然也就引起刘邦的怀疑,于是刘邦招魏无知问责,魏无知说道:“我所说的是才能,陛下所问的是品行。现在如果有人有尾生、孝已那样的品行,但对胜负的命运没有好处,陛下哪有闲暇使用这样的人呢?”刘邦又招陈平责问,陈平说:“我孓然一身前来投奔你,如果我不接受钱财就没有办事的费用。如果我的计谋确有值得采纳的,希望大王采用。假如没有值得采用的,钱财都还在,请允许我封好送回官府,并请求辞职回家。”刘邦听完之后,马上向陈平道歉,并厚赏了他,而且还升任他为护军中尉,监督全体将领。

显然,刘邦对于陈平的经历并不感兴趣,他关注的是陈平的阅历,这种阅历只要经过一番短暂的交流就能弄明白的,根本无需让其他人去做背景调查,而且阅历只能通过言语交流或行动感悟到,而不能通过背景调查而得。如果换作一般领导,在听到手下重量级的将领们告陈平“盗嫂受金”之嫌后,做出的反应大多有二:一是不问青红皂白将陈平问责或逐出汉营;二是派人去做陈平的背景调查。而但凡启动背景调查的,即使本来没什么问题也会被别有用心之人整出一些问题来,另一方面也会让被调查者感觉极为不爽,这样一来,根本就不可能吸引到一流的人才。

无独有偶,东汉末年的袁绍和曹操在选人上几乎与项羽和刘邦有异曲同工之妙。袁绍喜欢做表面文章,每每有人去投奔他时,定会被问及出身与经历,因为袁绍重用之人几乎都是名门之后。而像关羽这样的将才虽然有能力但因其出身卑微就会受到袁绍的冷遇甚至嘲讽。曹操则不同,“唯才是举”这个成语典故就出自曹操的《求贤令》。由此不难看出,曹操用人“英雄不问出处”,曹操不在乎一个人的出身与经历,比如他对出身卑微的关羽就十分器重。曹操用人也不在乎这个人之前做过了什么,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接纳张绣的投降。从这点上我们很容易看出曹操看重是一个人的阅历,而不是经历。

对于张绣,根本无需做背景调查就知道与曹操有深仇大恨,因为那是曹操的亲身经历。公元197年(建安二年),曹操南征,部队到达淯水,张绣率众投降。曹操纳了张济的遗孀邹夫人,张绣因此怀恨曹操。曹操听说张绣不高兴,就秘谋准备杀掉张绣。结果计划泄漏,张绣偷袭曹操,曹操战败,长子曹昂,侄子曹安民被杀,猛将典韦战死。后来曹操多次南征张绣均无功而返,然而在势弱的曹操与强大的袁绍对峙的时间窗口,张绣听从谋士贾诩的建议投降了曹操。曹操既往不咎,并给予张绣非常优厚的待遇。要知道,在曹操阵营中,封侯户数最多的不是夏侯家族与曹氏家族中的将领,而是获封两千户的张绣。

如果曹操是那种注重背景调查的领导的话,对于张绣这样的人,根本不必做背景调查就直接否决了。张绣在与曹操对峙的几年间,虽然没被曹操灭掉,但是张绣多了阅历,长了见识。而曹操看重的也正是张绣阅历的见长,自己也就淡忘了曾经深仇大恨的经历。

也许有读者会问,到底什么才是经历?什么才是阅历?两者有何区别呢?经历指亲身见过、做过或遭遇过的事。经历是平面的,而阅历是立体的。经历是一种社会存在的自然过程,随着时间的不断向前延伸,经历自然也会增长。有了经历就一定会有阅历?未必。如果将经历比作一个人的成长,那么阅历就代表一个人的成熟。成长是一种必然,而成熟则因人而异,有些人成长了,但一直到老也不成熟。当然要成熟就必然要成长。所以说,成长是一种经历,而成熟是一种阅历。

什么样的人才会在成长中变成熟呢?只有那些经历过一定的人与事之后懂得反思与悟道的人才会走向心灵的成熟。也就是说,一个人要想让自己的经历蜕变成阅历,就要懂得跨越平面化的经历,在反思与悟道中,增长自己的知识与智慧。

对于领导来说,是否有格局意识很重要,而从一个领导是关注人才的经历还是阅历上就能看出格局的有无。一般来说,无格局意识的领导在选人上总会强调人才的经历,比如前文中写到的项羽与袁绍,这样的领导总喜欢拘泥于过去,因此很容易固步自封,充其量只能停留在战术层面。有格局意识的领导则一定会注重阅历而淡化甚至无视经历,比如前文中写到的刘邦与曹操,这样的领导得益于阅历中的升华,故能高瞻远瞩,具备超凡的战略眼光。

对于人才来说,无论经历是成功还是挫败,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否在经历中总结成功的经验,汲取失败的教训,懂得人生的悟道,让自己成为一个有阅历之人。

在长篇小说《秋禾》中,高玉彭与陆一鹏的第一次见面只有短短2分钟时间,然而高玉彭就认定陆一鹏是他要找的总经理最佳人选。为何?因为阅人无数的高玉彭与陆一鹏都有着丰富的人生阅历,而两个阅历丰富且又气场匹配的人通常会有“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的相互吸引。如果高玉彭是那种注重经历的人,就会对陆一鹏做背景调查。背景调查看起来似乎对人才非常认真对待,其实这是在误己误人,因为真正的一流人才最不欣赏的就是这种虚无主义的背景调查。

阿里巴巴的马云在互联网低谷时期去找孙正义争取风投。马云只讲了不到6分钟就赢得了孙正义的肯定。那时的孙正义了解马云的经历与阿里巴巴吗?根本不了解,孙正义甚至根本不知道阿里巴巴是做什么的,更不知道名不见经传的马云的经历。但是孙正义却从马云的简短发言中对他有了深刻的认识,这种认识就是阅历层面的。

事后,马云说的一句话非常发人深省,从中也不难看出从阅历而非经历去看人的重要性。马云说:“有些人,我跟他说6个小时他也不明白我要干什么。孙正义只用了6分钟就能作出决定。”

跟注重阅历的智者打交道,相互交流几小时甚至几分钟就能将事情拍定,因为一个人的阅历决定了他的格局与思路,而一个有格局与思路的人就必是有为之人。跟注重经历的庸人们打交道,总会被拘泥或纠缠于背景经历之中,不但人累,而且心也会很累。人生路上错过那些注重经历而非阅历的似是而非之人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至少我们能从中丰富阅历,增长智慧。

 -------------------------------------------------------

文中阅读注解:

         尾生:春秋时期有一位叫尾生的男子与女子约定在桥梁相会,久候女子不到,水涨,乃抱桥柱而死。后用尾生抱柱一词比喻坚守信约。

         孝已:甲骨文中写作且己。或称祖己。他虽然没有当上商朝君主,但仍被追尊为商王,世代受祭祀。

海浪里的鱼  原创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转贴、引用等

2015-10-25

注:本篇已于2015年10月25日上传到微信公众平台。

  评论这张
 
阅读(165024)| 评论(3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