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浪里的鱼的博客[心灵憩园]

在心灵憩园里,邀您一起品味澎湃激扬中的宁静致远!

 
 
 

日志

 
 
关于我

纵使岁月流淌,世事沧桑,永远不老的依旧是我那“直挂云帆济沧海”的壮志豪情。在变幻莫测的人生路上不畏艰难险阻,感受那种超越单纯追求成功导向的快乐真乃人生幸事!虽然未来的人生路上依旧会有成功也会有失败,有快乐也会有忧伤,有顺心也会有挫折,有笑颜也会有惆怅……但我坚信:认真的人改变自己,执着的人改变命运! (特别声明:本博客崇尚原创,真诚希望爱好文学的读者常来做客,但未经本人许可严禁转载、转贴本博客文章或将本博客设置成友情链接等!本人特立独行,概不接受任何圈子的加入申请,谢绝信息推广的博客来访,敬请谅解!)

网易考拉推荐

王安石之三:改革风云(上)  

2015-04-16 06:41:41|  分类: 宋元烟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安石自幼酷爱读书,而且过目不忘,文风亦是超凡脱俗。21岁那年,王安石考中进士第四名,授淮南节度判官。

北宋官场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但凡中了甲科进士者,只要在地方做官满一届的,就可以给朝廷交报告,经过审核同意并通过相应的考试之后,就可以在馆阁(掌管图书、编修国史的官署)入职。要知道,在重文轻武的北宋,做高官的几乎都是学者,而这些学者几乎都在馆阁中任过职。

我们在读北宋历史的时候,可以非常清晰地看出,在京城的官员要比地方官重要。在遭贬谪的官员中,离京城越近的就越会有机会重回权力中枢。比如说,北宋名相寇准、大文豪苏轼等人在遭贬谪的过程中都是一贬再贬,而且贬谪之地也是离京城越来越远,说明朝中的当权者并不希望他们再回到权力中枢。

按常理,王安石25岁时就有机会入职馆阁,绝对是一个平步青云的好机会,理应好好珍惜与把握才对。然而“安石独否,再调知鄞县(今天的宁波)”。如果你没有全面了解王安石,或许会武断地认为王安石之所以不愿意入职馆阁,就是因为他年轻气盛,太过天真。其实不然。

非常之人必有非常之志,非常之人也必会有非常的取舍。对于一个满腹才华的人来说,能否成功实现梦想往往并不取决于他什么都想拥有,而取决于必要的放弃。

在人生路上,具有战略前瞻性的放弃不仅仅需要智慧,更需要勇气。王安石后来又陆续拒绝了好几次进京工作的机会,他之所以这么做,主要还是想在地方上积累更多的实践经验,为未来更大的事业做准备。

我与很多人一样都喜欢旅游,但是我不太喜欢去那些没有历史文化积淀的景点游玩,比如说影视城、游乐场等。在我看来,只有在那些有着丰厚历史文化积淀的地方,才能踏着先哲们留下的足迹体会到历史留给我们的智慧。

前不久,我在王安石曾经工作过的鄞县踏雪寻梅,感悟他的历史足迹。王安石在鄞县知县任上的三年时间虽然很短暂,但是他在这里对自己的思想理论进行了实操演练,为日后的变法积累了丰富的宝贵经验。王安石到鄞县的第一年恰好是丰收年,于是他决定“乘人之有余,及其暇时,大为浚治渠川,使水有所潴,可以无不足水之患”。 第二年,在青黄不接的春季,把县府粮仓中的存粮借贷给乡民,约定到秋收之后,加纳少量利息,赴县偿还。县府粮仓里的存粮,也因此得到新陈相易。《宋史·王安石传》中就记载了王安石的这段经历:“再调知鄞县,起堤堰,决陂塘,为水陆之利;贷谷与民,出息以偿,俾新陈相易,邑人便之。”王安石在鄞县“贷谷与民,出息以偿”就是他日后变法的一项重要内容“青苗法”的核心思想。

王安石在鄞县县令职务上干满三年之后,就被任命为舒卅通判(相当于现在的副市长)。王安石在任时虽然勤政爱民,成绩斐然。但是,王安石的职位并非独当一面的地方行政一把手,因此他的很多思想理念经常被一把手掣肘而难以全面贯彻实施。王安石在静静地等待独当一面的机会。

宰相文彦博非常欣赏王安石恬淡名利、遵纪守道的官德,于是向宋仁宗举荐,请求朝廷褒奖王安石这样的人才以激励风俗。然而,王安石以不想激起越级提拔之风为由予以拒绝。 欧阳修也曾举荐王安石为谏官,王安石则以祖母年事已高需要照顾且京城消费过高难以养家为由予以推辞。欧阳修则以王安石须俸禄养家为由,任命他为群牧司(主管国家公用马匹的机构)判官。

群牧司判官在当时可以说是一个一等一的肥缺,很多人都眼睁睁地盯着这个位置,然而王安石并不留恋。在群牧司判官职两年多的时间里,王安石辞官十几次,坚持要求去地方干基层工作。不久王安石出任常州知州,与宋明理学的开山祖师周敦颐相识相知,王安石的思想境界也因此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声望也逐渐攀高。 

在读书人眼中,王安石简直就是个十足的怪人,在宋仁宗与宋英宗在位期间,朝廷多次要提拔重用王安石,他都以各种理由委婉推辞。在那些盼着升迁而无机会的官员们看来,王安石就是一个沽名钓誉的伪君子。然而,自古以来,真正的君子在那些以礼教条框伪装成君子的伪君子们面前就是十足的伪君子。面对非议与不解,不爱做官的王安石还是坚持恳请朝廷能让自己去地方做官历练。

说来也怪,与主流为官之道相悖的王安石的行为非但没让他的官声因此受到影响,反而让他名声鹊起,史料上记载:“由是(王安石)名重天下,士大夫恨不识其面。”无论流言还是蜚语,可以误导大众一时的判断,但最终决定一个人品位与格调的一定是源于他心灵深处的东西。渐渐的,人们懂得王安石不爱做官并非矫情,于是士大夫们都以能与王安石相交为荣,可见王安石品性之高洁。

王安石不爱做官,那为何他后来还要走向权力的中心呢?王安石有他的为官之道。要想安天下就必须具备两大基础:一是自身应具备卓越的统筹能力与经验积累,二是要有千载难逢的机会。王安石具备政治家的基本素养,因此善于洞察世事。王安石不打无准备之仗,他之所以要求多在地方做官,就是想实践平生所学并积累经验,为日后做更大的事业做准备。同时,他也先后观察权衡了宋仁宗赵祯与宋英宗赵曙的治国理念与用人方略。

古往今来,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对于那些不懂鉴才之人来说,就是国士无双的栋梁之才站在他们面前也会视而不见,弃之如草芥。前文中我写到了王安石在宋仁宗面前误食鱼饵的故事,宋仁宗因此就认为王安石是一位虚伪矫情的伪君子,不可大用。可见,宋仁宗与王安石之间气场不匹配,同时,王安石也注意到宋仁宗是个耳朵根子很软的皇帝,经常会在人云亦云中放弃自己的主张。因此王安石非常清楚难以通过宋仁宗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墨守成规的宋英宗赵曙在政治上非常保守,他不想改革,任用的也都是老臣韩琦等人。因此,有改革之志的王安石自然也非常明白想通过宋英宗实现自己的人生抱负也不现实。

在中国历史上,出现过为数不多的君臣典范,比如秦孝公与商鞅、刘备与诸葛亮、刘邦与张良,王安石与宋神宗赵顼之间的君臣关系也堪称君臣典范的经典之一。

当你真正深入了解国家管理与企业管理之后,你会惊奇地发现这两者之间有着惊人相似的一面。比如说,要让一家问题迭出的企业走向发展的快车道,除了前期要做认真深入的摸底调研之外,就要进行舆论宣导,即对管理层进行培训洗脑,让他们建立起全新的企业管理理念。要想改变积贫积弱的国家现状也是一样的道理,王安石之所以长期不愿意入朝为官,除了宋仁宗与他气场不合且耳根子比较软、宋英宗又不想改革的原因之外,就是要多深入了解基层实际,并对存在的问题进行诊断把脉。王安石经过多年在基层全面了解存在的问题之后,他开始从讲课开始拉开改革的帷幕。

19岁的宋神宗继位之后,王安石终于等到了实现平生抱负的人生机遇。宋神宗一心想做励精图治的大有为之君,他对王安石的才学与官品也是仰慕已久,继位后不久就迫不及待将王安石调到京城为官。这次,王安石没做过多推辞就欣然赴京就任翰林学士。

君臣二人一番交流之后不久,时年47岁的王安石就给宋神宗递上了一篇名扬千古的奏疏——《本朝百年无事札子》,行文不但条理清晰,措辞委婉,情感恳切坦诚,而且在文中王安石对吏治、教育、科举、农业、财政、军事等诸方面的改革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与主张。

宋神宗明白自己要想实现理想就一定要锐意进取,而不是墨守成规。而王安石的改革主张恰恰可以圆他雄心勃勃的梦想。因此,宋神宗希望王安石能尽快将心中的改革构想全盘托出,并付诸实施。王安石非常清楚,宋神宗以及很多的朝中重臣对于变法的目的、内容与措施等都不甚了解,贸然推行必然难以奏效。王安石认为在推行改革之前,首先就得先统一思想与认识,于是他就给宋神宗建议以讲课的方式向神宗与大臣们进行宣导。

以往给皇上讲课时,皇上是坐着听的,陪同者也是坐着听的,但是讲课的老师要站着讲的。而王安石则向宋神宗建议希望以后老师讲课的时候也能坐着讲。王安石此言一出,立刻引起了轩然大波,守旧官员们纷纷批评王安石不守祖制礼法。

有人会说,王安石也太小题大做了,没事找事了吧。其实不然,王安石只是想通过这件小事来试探一下皇帝与大臣们对于改制的态度。此事虽小,却能看到改革之艰难,真应了鲁迅先生所说的:“可惜中国太难改变了,即使搬动一张桌子,改装一个火炉,几乎也要血;而且即使有了血,也未必一定能搬动,能改装。”

宋神宗想重用与自己气场非常匹配的王安石,但是很多大臣并不看好王安石,年轻的宋神宗有些犹豫了,于是他开始个别地征求朝中重臣们的意见。

韩琦是三朝元老,他做过十年的宰相,又曾经做过王安石上司,因此他的意见举足轻重。宋神宗首先问韩琦,王安石可否做宰相?韩琦直言不讳地告诉神宗王安石非宰相之才,只适合做翰林学士。宋神宗问宰相唐介,唐介说王安石做学问是一把好手,但是泥古不化,不能因势利导,若重用必会扰乱纲常。宋神宗不死心,他又问时任参知政事(副宰相)的吴奎,吴奎说王安石虽然有一定的才华但他见识迂腐,个性固执,而且很不善于处理人际关系,如果重用王安石一定会出乱子。宋神宗还是不死心,他又问敢于直言的老部下孙固,孙固说王安石的才能只能做翰林学士,不能胜任宰相一职。

近乎郁闷到极点的宋神宗找到王安石,跟他直言很多人都看好他的学问,但不看好他的治国能力。王安石告诉宋神宗真正有学问的人一定有治国平天下的能力,只有那些迂腐的人才会为了学问而学问。

自古以来,很少有领导者能不被“三人成虎”所困扰。假如你是宋神宗,在知悉四位重量级大臣的一致反对意见之后,你还会坚持重用王安石吗?我想绝大多数人都不会。在此,我们不得不佩服宋神宗重用王安石的决心与魄力。他一方面支持王安石先进行讲学明道,让更多的官员认识到改革的意义与重要性,另一方面采取强硬措施,为让王安石成为权力中枢的核心人物并实施变法不惜开罪一大批人。神宗做出决定凡是阻碍王安石变法的人全部清理出权力中枢。可以说,这样的支持,自秦孝公支持商鞅以来未曾有也。

喜欢阅读这个系列文章的读者们请继续关注《王安石之四:改革风云(下)》。

海浪里的鱼  原创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转贴、引用等

2015-4-16

  评论这张
 
阅读(87761)| 评论(3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