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浪里的鱼的博客[心灵憩园]

在心灵憩园里,邀您一起品味澎湃激扬中的宁静致远!

 
 
 

日志

 
 
关于我

纵使岁月流淌,世事沧桑,永远不老的依旧是我那“直挂云帆济沧海”的壮志豪情。在变幻莫测的人生路上不畏艰难险阻,感受那种超越单纯追求成功导向的快乐真乃人生幸事!虽然未来的人生路上依旧会有成功也会有失败,有快乐也会有忧伤,有顺心也会有挫折,有笑颜也会有惆怅……但我坚信:认真的人改变自己,执着的人改变命运! (特别声明:本博客崇尚原创,真诚希望爱好文学的读者常来做客,但未经本人许可严禁转载、转贴本博客文章或将本博客设置成友情链接等!本人特立独行,概不接受任何圈子的加入申请,谢绝信息推广的博客来访,敬请谅解!)

网易考拉推荐

大文豪苏轼是怎样炼成的(5):磨砺成大才(下)  

2015-03-07 17:04:16|  分类: 宋元烟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轼在密州时所作的《江城子·密州出猎》以激昂排宕的气势奠定了他别具一格的词风。苏轼在《与鲜于子骏书》中写道:

忝厚眷,不敢用启状,必不深讶。

所惠诗文,皆萧然有远古风味。然此风之亡也久矣!欲以求合世俗之耳目,则疏矣。但时独于闲处开看,未尝以示人,盖知爱之者绝少也。

所索拙诗,岂敢措手然不可不作,特未暇耳。近却颇作小词,虽无柳七郎风味,亦自是一家。呵呵!数日前猎于郊外,所荻颇多,作得一阕,令东州壮士抵掌顿足而歌之,吹笛击鼓以为节,颇壮观也。写呈取笑。

为方便大家阅读,我将这篇文章的译文一并摘录如下:

你这样深切地怀念我,使我受之有愧,我不敢用启、状的形式给你写信,你一定不会感到惊讶。

你送给我看的诗和文章,都显得萧散、疏朗,具有远古作家作品的风格。但是具有这种风格的作品已经很久没有人写了!想用这类作品来达到符合世人欣赏习惯的要求,那就相距太远了。我只是常常一个人在闲静的地方打开文章看看,不曾把它们拿给别人看,因为我知道爱好它的人太少了。

你要我写的诗,我哪里敢动手呢但不能不写,只是没有空闲就是了。近来却很喜欢作小词,所作虽然没有柳七郎那种风味,也自是一家风格。呵呵!几天以前,我在郊外打猎,猎获的东西很多。我作了一首小词,让密州的壮士一边击掌、一边用脚叩地来唱,同时让人吹笛敲鼓应合节拍伴奏,景象很有些宏伟。现在我把这词写下来送给你看,姑且博得一笑。

从写给鲜于子骏信中不难看出当时的苏轼学着写词没多久,他自知没有柳永那般风月,却能别具一格,自成一派。有时丰产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确立风格。一旦风格确立,加上自己的才华与执着,文章自然也能独步天下。当然,在这里值得补充的是,苏轼一生中创作的诗词作品有三千多首,从数量上来说,也是排名北宋第一的。苏轼的词风并非一蹴而就的,而是经过漫长的人生积淀与心灵修炼达成的。在多年外放的失意人生中,临近不惑之年的苏轼终于喷薄而出了豪放词风。

苏轼的外放对于他的仕途来说是个沉重的打击,而每个人的人生失意带来的心灵压力总会以一定的渠道排解出来,文学创作则是最佳的表现方式之一。在苏轼第一次人生低谷之时,他创作了大量的文学作品,文学史上盛传的“苏门四学士”秦观、黄庭坚、晁补之、张耒业就是这段时间拜他为师的。

孔子在《论语·学而》中说道:“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意思就是说,君子,饮食不求饱足,居住不要求舒适,对工作勤劳敏捷,说话却小心谨慎,到有道的人那里去匡正自己,这样可以说是好学了。

无论是仕途、职场还是平常的人际交往中,“敏于事而慎于言”都显得尤为重要,然而有类人明明知道这个道理,却无法做到,这类人就是豪情万丈的诗人。苏轼就是这样的人,对于拙政,他无法做到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他曾经对弟弟苏辙说:“我知道自己一向出言不慎,也知道祸从口出的道理,不过只要看见不对的事情,就像在饭菜里找到个苍蝇一样,非要唾弃不可。”而苏辙则劝告他说:“发言要看对象,有些人可以推心置腹,有些人就不可以。”苏轼的妻子王弗也曾告诫苏轼谈话全然不看对象,有人分明只是在阿谀奉承,而他还在喋喋不休地高谈阔论。

苏轼自然也认识到了自己这个弱点,然而苏轼生来就太相信人,不管和谁说话,都要畅所欲言,再加上苏轼豪迈诗人的气质使然,很容易将自己陷入非议地重围之中。了解苏轼秉性的人非常乐意跟他成为朋友,而那些眼中不揉沙的当权者们则视其为眼中钉、肉中刺,非要去之而后快。

苏轼42岁那年,调任湖州,在谢恩表中,他又开始不安分了,他在上表中直接挖苦当权派无能又无耻。这样一来就得罪了一批当权者,于是他们就打起苏轼对皇帝不忠,对朝廷不满的旗号,让他陷入“乌台诗案”的漩涡之中而险遭不测。幸好在一些有良知的官员们的积极运作之下,苏轼才在经历103天的牢狱之灾后被贬谪到黄州做团练副使。

苏轼曾有诗言: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这三次贬谪对于苏轼的仕途来说,一次比一次惨烈,然而苏轼却以半自嘲式地口吻说他的功业就在黄州、惠州与儋州。

谪居黄州期间可以说是苏轼创作的巅峰时期。在这些作品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前后《赤壁赋》与《念奴娇·赤壁怀古》。现实的悲苦没有让苏轼变得意志消沉,反而更加激发了他的创作热情。

人生的挫败对于生活会是一种艰难的考验,对于心灵也会是一种痛苦的煎熬,然而对于旷达而又坚韧的人来说,所有的这些都将成为文字的经典,激励自己的同时也一定会激励后来的有缘人。

苏辙与苏轼同科进士一起步入仕途,他的才华不亚于苏轼。苏轼常常说他的文采不如苏辙,他称赞苏辙的文章:“汪洋澹泊,有一唱三叹之声,而其秀杰之气,终不可没。”然而苏轼被外放,尤其是被贬黄州之后,苏辙感叹原本文学水平不相上下的两人已经拉开了很大的差距,苏轼的斐然文采已让他望尘莫及。

苏轼在遭遇人生多次艰难坎坷之时又是如何渡过的呢?除了苏轼自身的旷达心境与自我调节之外,他的弟弟与几位知心朋友给了他莫大的帮助。

 苏轼因“乌台诗案”被捕下狱之后,觉得此次在劫难逃,于是他央求好心的狱卒将两首诗转交弟弟苏辙。其中一首这样写道:“是处青山可埋骨,他时夜雨独伤神。与君世世为兄弟,又结来生未了因。”兄弟情深跃然纸上,苏辙读罢,心如刀绞,声泪俱下。苏辙为了挽救苏轼多次上奏神宗皇帝,欲学汉代“提萦救父“的典故,愿免一身官职替兄赎罪,却被压下未报。苏辙只得四处奔走呼号,终于有人出来为苏轼说了公道话。苏轼这才被免了死罪,贬谪黄州。接苏轼出狱时,苏辙特意多次捂住他的嘴巴,以示三缄其口。

苏轼曾说自己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讨吃要饭的,眼见得天下没有一个不是好人。然而《论语·里仁》有云:“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苏轼一生结交了不少君子,也得罪了不少小人。君子看重的是道义,而小人看重的是利益。结交到君子般的好友就能受益一生,倘若结交到小人就会误此一生。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待人坦坦荡荡、毫无心机的苏轼结交了章惇那样满腹心机的朋友就成了他一生挥之不去的噩梦。虽然有过章惇那样见利忘义的交友教训,但是苏轼一直不改真诚交友的初衷,因此他一生中也结交了不少真正的朋友。

看一个朋友是否真心,别去看你顺风顺水时是否跟你觥筹交错,称兄道弟,而要看你身处逆境之时能否给你友谊的关怀与温暖。

王安石是苏轼这些朋友中最为特殊的一位,因为他们亦敌亦友,那份心境的超然、友谊的淳朴绝非等闲之人所能及。曾经因为苏轼与自己政见不合而极力排斥苏轼,然而他有别于章惇那样的人。王安石是坦荡君子,不会与唯利是图的小人苟合,在苏轼无端入狱之时落井下石。相反,王安石在苏轼因“乌台诗案”被捕入狱之后,积极上书营救。苏轼47岁那年从黄州移官汝州,准备顺路去拜访了隐居江宁的王安石。而王安石听说苏轼将来,便穿着野服,骑着毛驴,兴致勃勃地来到江边见苏轼。苏轼也穿着野服见了王安石,并说:“我穿着野服见大丞相多有不宜。”王安石则笑着说道:“礼仪难道是为我们这些人设的吗?”随后两人同游钟山,期间两人有意回避了容易产生分歧和误解的时政,诗酒唱和,说禅论道,不亦乐乎。

苏轼与佛印禅师是至交,关于他们的故事想必很多人都读过。佛印整编白莲社流派,担任青松社社主,为倡导弘扬净土思想,他还编过小册子。这其中就写道他与苏轼论道的故事,而每次论道几乎都是苏轼占下风。难道苏轼佛印是为了抬高自己而有意贬低苏轼?当然不是,他是希望借此来宣扬佛道,而苏轼自然也明白其中的道理,两人从论道中得到的智慧启迪与境界的提升早已超越了他们之间的友谊。

一个人在陷入人生低谷的时候的时候,最需要的亲人与朋友的关心。在苏轼谪居黄州期间,他的弟弟苏辙,妻子王润之,以及侍妾王朝云对他的关心与支持自不必说,然而,苏轼之前交的很多朋友在他落难之时大多寂静无声。

在黄州,苏轼经历地仕途失意与生活艰辛是常人难以承受的。我们从苏轼写的作品中就能解读出他内心的郁闷:“我谪黄冈四五年,孤舟出没风浪里。故人不复通问讯,疾病饥寒宜死也。”“平生亲友,无一字见及,有书与之,亦不答。”意思是说,在苏轼被贬谪到黄州时,以往的朋友都不再跟他通信了,不仅如此,他寄给朋友们的信也没见回复。

在先前地朋友无人问津之际,现实的残酷更让苏轼揪心。对于贬官来说,要解决一大家子十余口人的吃住问题绝非易事。正当苏轼陷入困顿之际,崇拜他多年的好友马梦得(字正卿)出现了。马梦得不但是苏轼的好友,而且还非常喜欢苏轼的文章,可以说是苏轼的忠实粉丝。从历史资料上看,马梦得不擅交友,但对苏轼可谓情有独钟,肝胆相照。当苏轼飞黄腾达的时候,他未必会恭维祝贺,但是在苏轼陷入困境的时候,他一定会力所能及地帮助苏轼。正是在马梦得的帮助下,苏轼才在郡中讨得黄冈东山坡下十余亩旧营地,解了一家人的生活窘境。

苏轼亲率家人僮仆于草丛瓦砾、荆棘碎石之中,垦地种稻以维持生计。苏轼也因此学白居易而自号“东坡居士”。然而在此高雅的别号背后,外表旷达乐观的苏轼内心深处也一定隐藏着一份鲜为人知的悲凉与痛苦。

苏轼重新启用之后做到了正三品的高官,最后又因口不遮拦得罪了权贵而被贬谪到惠州与儋州。在儋州时,苏轼只是一位九品的小芝麻官。经历了人生如此大起大落的苏轼没有因此意志消沉,反而在艰难困苦中不断有佳作问世。我也知道那是苏轼以文字的方式排解心中的郁闷与压抑,同时也是给自己以信心与力量。

这几天看了几本古代兵器的书籍,其中宝剑的开刃非常讲究。先将待开刃地剑放在用水沾湿了的磨石上,然后注意角度、速度与力度地来回反复地磨,而且还要不断地给磨石上添水。假如不添水的话,就磨不出好剑来。

剑的耐用程度如何主要取决于剑的品质,有了优良的品质之后,如果要让其变得锋利,那么在开刃或重新打磨的过程中,就要经过反复多次的磨砺,并且还要不断地加水缓冲降温。只有这样才能磨出锋利的好剑来。

男人其实像一把待磨的剑,品质不好的男人不值得“磨”,因为这样的男人要么奶味十足,显得太脆,一“磨”就碎,要么吃不消磨砺的痛苦未等开刃就裂。只有具备优良品质的男人才具备“磨”的价值,也只有在艰难磨砺中开了刃的男人才能顶天立地。

人生路上,磨石就好比前行路上遇到的艰难险阻,而在磨砺的过程中,剑的本质决定了耐磨性,过程中不断添加的“水”就是来自于家人与真心朋友们的理解与支持。

苏轼这把优质的剑在磨砺的过程中,遭遇到了各种势力的打压,他们或为了个人的政治利益昧着良心也在所不惜,或是嫉妒苏轼抢尽其风头的文采而刻意打压,等等。苏轼在遭遇仕途不幸的同时,也是一位非常幸运的人,因为在他的朋友圈子里还是有几位患难见真情的真朋友的,而且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他背后的四位女人(母亲程氏、结发妻子王弗、第二任妻子王润之,以及他的侍妾红颜知己王朝云)前赴后继、无怨无悔地支持他渡过人生一道又一道的艰难坎坷。他们就成了苏轼艰难磨砺过程中不断添加的“水”,如果缺了他们,苏轼这把“剑”品质再好也开不了锋利的刃。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苏轼就是这样一把在艰难困境中刚柔相济磨砺而出的文学名“剑”。

海浪里的鱼  原创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转贴、引用等

2015-3-7

  评论这张
 
阅读(85943)| 评论(2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