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浪里的鱼的博客[心灵憩园]

在心灵憩园里,邀您一起品味澎湃激扬中的宁静致远!

 
 
 

日志

 
 
关于我

纵使岁月流淌,世事沧桑,永远不老的依旧是我那“直挂云帆济沧海”的壮志豪情。在变幻莫测的人生路上不畏艰难险阻,感受那种超越单纯追求成功导向的快乐真乃人生幸事!虽然未来的人生路上依旧会有成功也会有失败,有快乐也会有忧伤,有顺心也会有挫折,有笑颜也会有惆怅……但我坚信:认真的人改变自己,执着的人改变命运! (特别声明:本博客崇尚原创,真诚希望爱好文学的读者常来做客,但未经本人许可严禁转载、转贴本博客文章或将本博客设置成友情链接等!本人特立独行,概不接受任何圈子的加入申请,谢绝信息推广的博客来访,敬请谅解!)

网易考拉推荐

苏轼生命中的三个智慧女人之四:王朝云(上)  

2015-01-15 20:27:14|  分类: 宋元烟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词一定要有灵魂才能算是真正的诗词,我将其称之为“诗魂”,否则即使辞藻再华丽,也不过是金玉其外的低劣之作而已。那么怎样的要素才能成为诗魂呢?一般来说有两点可以成为诗魂:一是坎坷的人生磨砺;二是走进了诗人心灵深处的纯情女子。当然我这里讲的是男诗人。

诗人有了灵感才能写出一气呵成的经典作品,而灵感往往来自于诗魂的激发。因此,几乎每个成就斐然的诗人都有过坎坷的人生经历,当然既然是诗人都有着浪漫主义的情怀,正因为有此情怀,他们才会在生命中努力寻觅这样的女子使之融进自己的心灵深处成为自己的诗魂。

有了诗魂之后,只要一触景一生情,就会有诗词大作问世。说了你也许不信,但这却是真实的存在。我想每个拥有诗魂女子的诗人都会感到庆幸,而每个未曾拥有的诗人都会羡慕不已。

白居易是苏轼一生最为景仰的人,我在前文中写过,“东坡居士”的号就因学习白居易而来,同样他也羡慕白居易是位拥有诗魂女子的诗人。白居易家中养了不少的家姬,其中樊素与小蛮最得他的宠爱,尤其以樊素为最。白居易不但为樊素写了不少脍炙人口的作品,同时因樊素这样的诗魂女子相伴触发了不少的创作灵感,写下了不少的名篇佳作。

苏轼的结发妻子王弗太过传统与拘谨,自然成不了诗魂;苏轼的第二任妻子王闰之能急苏轼之所急,能想苏轼之所想,是位难得的贤内助,然而王闰之毕竟精力有限,既要安排一大家子的生活问题,又要读懂苏轼的精神需要,因此她能涉及到苏轼的精神世界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在古代,作为诗魂女人,她未必会是诗人的正妻,但她必须能触及到诗人的心灵世界。而且这样的女子宁愿将自己羽化成诗人诗词中的字句不愿醒来也在所不惜。因此,对于苏轼来说,他的诗魂人选非王朝云莫属。

苏轼除了羡慕白居易拥有樊素这样的诗魂女子之外,也非常欣赏同时代的挚友王巩拥有宇文柔奴那样的诗魂女子。王巩因受苏轼“乌台诗案”的牵连,成为案犯中被责罚最重,被贬得最远的一位,他被贬到了岭南宾州现在的广西宾阳县城城北)王巩家中的歌女与家奴得知王巩获罪被贬谪到偏远的蛮荒之地后,纷纷弃他而去,唯有宇文柔奴留下来陪着他共患难。

将近四年之后,苏轼与王巩都被调回京城开封。在王巩宴请苏轼的聚会中,苏轼惊讶地发现王巩并没有落下一般谪官那般仓皇落拓的容貌,而是神色焕发更胜当年一筹,性情也远比以前更为豁达。苏轼不免好奇,于是就问王巩究竟是什么原因使他免于沉沦?王巩笑了笑,叫来柔奴为苏轼献歌。苏轼以前见识过柔奴的才艺,只见窈窕婀娜的柔奴轻抱琵琶,慢启朱唇,甜美的歌曲犹如清澈的甘泉潺潺流动,直抵心田,那份醇美好不醉人。细细一品,但见柔奴的容颜比以前更为红润,更有风韵。苏轼笑着跟王巩说道:“看来宾州的水土真是养人啊!”王巩告诉苏轼,这几年来多亏柔奴陪伴他在南疆僻岭的宾州度过了寂寞艰苦的岁月。苏轼于是试探地问柔奴:“岭南应是不好?”在苏轼以及绝大多数人眼中,岭南是瘴气四溢的偏远蛮荒之地,生活条件异常艰苦,应该不是一个宜居的好地方,然而柔奴却顺口答道:“此心安处是吾乡。”苏轼随即填词一阕流芳千古的《定风波·常羡人间琢玉郎》。

这时的苏轼除了羡慕王巩拥有宇文柔奴这般诗魂女子之外,他也很知足,因为在他身边同样有一位宇文柔奴这般的诗魂女子,她的名字就叫王朝云,当年21岁。

出身贫寒的王朝云是西湖名妓,她天生丽质,聪颖灵慧,能歌善舞。她虽然迫于命运的无奈为了生存而混迹于烟尘之中,却始终保持了一份纯洁的清高与典雅,仿佛此生只为要成为诗人的诗魂而生一般,在命运的十字路口,邂逅了被贬到杭州做通判的大文豪苏轼。

苏轼与王朝云第一次见面时,苏轼37岁,而王朝云只有12岁。当时,苏轼与几位文友一起畅游西湖,找来助兴的刚好是王朝云所在的歌舞班子。王朝云轻盈的舞技,出污泥而不染的清新,濯清涟而不妖的脱俗顿时触发了苏轼的创作灵感,于是他挥毫写下了盛赞西湖之美的传世诗句: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如果没有王朝云的清纯靓丽与曼妙舞姿,即使再美的景色在苏轼的面前,也未必就能写出这等流芳千古的诗篇。苏轼的这首《饮湖上初晴后雨》与其说是在写西湖的旖旎风光,倒不如说他是借景抒情,道出对王朝云的怦然心动。

从大多数人的思维来说,苏轼与王朝云年龄差了25岁,即使不会有代沟,也难以有心灵共鸣。对于真性情的男人与女人来说,年龄并不会割裂他们之间的情感交流,而且苏轼有着诗人的气质与词人的情怀,此等男人的心灵世界是永远年轻的,只是常人读不懂罢了。因此对于苏轼来说,一生中能遇到王朝云这般清新脱俗的诗魂女子也是非常幸运的,因为这样的女子可遇不可求。

苏轼为了给妻子王闰之减少家务负担,当然很重要的一点也是想让王朝云每天陪伴在自己左右,所以他希望王朝云能做王闰之的侍女。王朝云十分仰慕苏轼的才华,欣然允诺。

王朝云虽然家境贫寒,未曾读书识字,但是她生性聪慧,善解人意,自从她进入苏家之后,就深得苏轼与王闰之的喜爱。苏轼虽然是文学大家,但他对识字不多却有着强烈求知欲望的王朝云倍加呵护。苏轼不但教她读书识字,而且还教她弹琴吟诗。

王朝云认识苏轼之前,虽然迫于生计沦落为歌舞妓,但她洁身自好。应该说,苏轼遇到王朝云的时候,她还是一张纯净的白纸。正是在苏轼的悉心教诲与王朝云的虚心向学中心心相印,苏轼才塑造了另一个异性自己——红颜知己。

明代的曹臣编了一部《舌华录》,其中记载了一段王朝云与苏轼的故事。苏轼一日饭后散步,拍着肚皮,问左右侍婢:“你们说说看,此中所装何物?”一婢女应声道:“都是文章。”苏轼不以为然。另一婢女答道:“满腹智慧。”苏轼也以为不够恰当。爱妾朝云回答说:“学士一肚皮不合时宜。”苏轼听完捧腹大笑。

这则故事未必是真实的存在,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王朝云是那个唯一走进了苏轼心灵深处的女人。王朝云去世之后,常常思念她的苏轼还在墓上筑六如亭,并亲手写下楹联纪念她:

不合时宜,惟有朝云能识我;

独弹古调,每逢暮雨倍思卿。

王朝云让苏轼最为感怀的应该是自己一举手,一投足,甚至一个眼神,王朝云都能心有灵犀地知道苏轼想要做什么事情。试问,世界之大,能有如此默契情怀的夫妻或情人能有几人哉?对于苏轼这样的文学大家来说,人生快意莫过于与王朝云这般有着知己情怀的诗魂女子相依相伴,相随到老。

王朝云追随苏轼与王闰之,一路奔走,在苏轼被贬黄州之后,苏轼征得王闰之同意后将王朝云纳为侍妾,那年王朝云18岁。苏轼是知足的,因为家里不但有位善解人意的妻子王闰之,而且还有一位诗魂女子王朝云相伴。

 当年七月初七的晚上,一轮新月挂在空中,苏东坡携王朝云同游黄州朝天门楼。诗兴大发的苏轼笑着问王朝云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呢?朝云深情地回答道:“天下女子在此夕皆向织女乞求才智技艺,但妾身却只想祈求与先生永不分离,再也不受那提心吊胆的别离之苦。”

要知道苏轼在被贬谪黄州之前,遭受过103天的牢狱之灾。在这段日子里,无论是妻子王闰之还是王朝云都是提心吊胆过日子的。王朝云是一个多愁善感而又用情专一的女子,她一生中最怕的就是“离别”二字。

苏轼被王朝云的真情所感动!他抚今追昔,即兴吟出《菩萨蛮·新月》:

画檐初挂弯弯月。孤光未满先忧缺。遥认玉帘钩。天孙梳洗楼。
佳人言语好。不愿求新巧。此恨固应知。愿人无别离。

有着心灵共鸣的爱情结晶应该是非常完美的。苏轼47岁那年,他与王朝云的儿子出生了,苏轼将他取名为苏遁。苏轼非常喜欢这个苏遁,因为他长得颀然颖异,神情面目跟自己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一样。

王朝云沉浸在做母亲的快乐中还不到一年,苏轼接到内迁“汝州团练副使、本州安置、不得签书公事”的圣命,带着全家人辞别黄州一起上路。当他们的船停泊在金陵(现南京)江岸时,苏遁因中暑不治,夭亡在王朝云的怀抱里。肝肠寸断的王朝云经不住这残酷的打击,哭得死去活来,僵卧在床上,水米不沾。

老泪纵横的苏东坡眼见王朝云这般模样,心中更是不安。万分自责的苏轼于痛苦中提笔写下了两首哭儿诗,以此安慰王朝云。为了更好的照顾王朝云,苏轼决意不去汝州,他向宋神宗上表,要求在常州居住。虽然王朝云从丧子之痛的悲伤中慢慢缓了过来,但是从此再无生育。

苏轼不但是一位文学大家,而且还是一位美食家。喜欢美食的人们或许都知道一道名为“东坡肉”的名菜,然而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这道菜还与王朝云有关。

“东坡肉”名扬天下就如同苏轼的人生一样并非一蹴而就的。我想在名菜中当属“东坡肉”最具文化内涵了,因此有缘读到此文的读者们下次在品尝“东坡肉”的时候,希望能品出美味背后的东坡人生:“东坡肉”在徐州创制,在黄州得到进一步完善,在杭州闻名全国。

苏轼41岁时调任徐州知州,夏季时黄河决口,洪水围困徐州。苏轼以身卒之,亲荷畚锸,率领军民抗洪筑堤保城。经过七十多个昼夜的艰苦奋战,终于保住了徐州城。全城的百姓为了感谢苏轼这样的好官纷纷杀猪宰羊,担酒携菜上府慰劳。苏轼推辞不掉,收下后亲自指点家人制成红烧肉,又回赠给参加抗洪的百姓。百姓吃后,都觉得此肉肥而不腻、酥香味美,一致称赞,称它为“回赠肉”,如今徐州一带依旧还有“回赠肉”这道传统名菜。

不到三年,苏轼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苏轼的朋友马正卿为他请得位于黄州东坡的旧营地,于是他在此开荒种地,苏轼从白居易的经历与诗歌中得到启发,自号“东坡居士”。在黄州时,苏轼一大家子生活得十分清苦,侍妾王朝云甘愿与苏东坡共度患难,布衣荆钗,悉心为苏东坡调理生活起居。由于当时的黄州猪多价廉,因此王朝云经常将廉价的肥猪肉用微火慢炖成香糯滑软,肥而不腻的上品佳肴,作为苏轼常食或招待朋友的佐餐妙品。由于那时苏轼已经自号“东坡居士”,于是就给这道菜取名为“东坡肉”。

苏轼53岁那年,又来到阔别15年的杭州任知州。第二年,苏轼组织民工疏浚西湖,筑堤建桥,使西湖旧貌变新颜。杭州的老百姓很感激苏轼做的这件好事,听说他在徐州及黄州时最喜欢吃红烧肉,于是许多人上门送猪肉。苏东坡收到后,便指点家人将肉切成方块,然后根据黄州时期的烧制方法制成熟肉,分送给参加疏浚西湖的民工们吃。他送来的红烧肉,民工们都亲切地称为“东坡肉”,于是就名扬天下。

苏轼与王朝云相识于杭州,15年后再回杭州,苏轼应该多了些人生的感慨,而那道在徐州创制,黄州完善,杭州名闻天下的“东坡肉”似乎也在见证他与王朝云“微火慢炖”相知相随的美味传奇。

经过一系列打击之后,苏轼想学陶渊明退隐乡里,然而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苏轼57岁那年,与他相濡以沫、风雨与共的第二任妻子王闰之去世了。第二年,新党重新执政,苏轼被贬谪去惠阳(今天的广东惠州)。

苏轼知道自己被贬到黄州的时候,虽是贬谪,但至少离京城开封很近,很有可能再回权力中枢,而一旦被贬谪到惠阳,那几乎是没有北还的可能。那个年代,惠阳的条件很差,中原或江南一带的人很难适应那里的生活,因此除非万不得已,否则没有人愿意去那边生活。

这里值得说明的是,在古代妻子受到封建礼教的约束,必须从一而终,如果做不到这点,不但自己没脸见人,就是整个家族都会因此颜面扫地。侍妾虽然身份卑贱,但是她们受到封建礼法的约束也相对宽松些,侍妾可以中途改道,另谋它途。

对于古代的男人来说,妻子只能有一个,而侍妾可以有很多,苏轼的侍妾并不止王朝云一人,然而当大家看到年近花甲的苏轼要被贬谪到南蛮之地去的消息后,都陆续离他而去。我想那时候的苏轼内心是异常痛苦与纠结的,这时候他也一定会想起他最崇拜的两个古人中的一个白居易晚年与樊素离别的凄凉景象。

海浪里的鱼  原创(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转贴、引用等

2015-1-15

  评论这张
 
阅读(172650)| 评论(4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