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浪里的鱼的博客[心灵憩园]

在心灵憩园里,邀您一起品味澎湃激扬中的宁静致远!

 
 
 

日志

 
 
关于我

纵使岁月流淌,世事沧桑,永远不老的依旧是我那“直挂云帆济沧海”的壮志豪情。在变幻莫测的人生路上不畏艰难险阻,感受那种超越单纯追求成功导向的快乐真乃人生幸事!虽然未来的人生路上依旧会有成功也会有失败,有快乐也会有忧伤,有顺心也会有挫折,有笑颜也会有惆怅……但我坚信:认真的人改变自己,执着的人改变命运! (特别声明:本博客崇尚原创,真诚希望爱好文学的读者常来做客,但未经本人许可严禁转载、转贴本博客文章或将本博客设置成友情链接等!本人特立独行,概不接受任何圈子的加入申请,谢绝信息推广的博客来访,敬请谅解!)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小说《秋禾》连载之十三:光辉岁月(11) 三招定三郎(下)  

2014-09-15 11:49:04|  分类: 长篇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特别提示】下期将就小说中的部分问题以及小说封面设计等问题征求一下心灵憩园热心读者们的意见,希望大家踊跃参与讨论,也算为海浪里的鱼与心灵憩园的文字思想贡献自己的一份心力了!

 

【题记】这是一部展现民营企业高级职业经理人鲜为人知的职场心路历程,融亲情、爱情与友情等情感于一体的长篇小说。陆一鹏在引领永盛集团走出困境的过程中表现出的坚忍不拔的毅力,破釜沉舟的决心,以及卓越的领导艺术与人格魅力无不折射出他作为个性男人的刚毅、责任、担当与敢爱敢恨的思想情怀。

 

当杨副总从惊恐中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看到陆一鹏弓箭步蹲着,手中拿着铁棍纹丝不动,再看胡三郎手中的铁棍已经不翼而飞。胡三郎因用力过猛,脚底打滑而摔倒在地,再看他右手的虎口处有些开裂并渗出了血丝。正在设备旁边忙着跟厂家技术人员一起调试的曹子昂被这突如其来的声响吓得不轻,当他回过头看到眼前的情景时,顿时傻在那里半天说不出话来,他清楚胡三郎因为不服输要跟自己玩命,如果不是陆一鹏及时出手挡开胡三郎砸过来的铁棍的话,估计他已经命丧黄泉了。

曹子昂做梦也没想到胡三郎会做出如此过激的事情来,他心底里非常感激陆一鹏,同时他因为惊吓整个人脸色顿时变得煞白,无力地瘫倒在了地上。陆一鹏见胡三郎摔倒,马上丢掉手中的铁棍伸出左手给胡三郎,然后说道:“三郎,起来。”

胡三郎看看自己的右手虎口已经震裂,他不想让陆一鹏看到这些,而事实上陆一鹏早就看到了,陆一鹏看出胡三郎为了面子不想伸出右手让大家看到自己的伤处。再看陆一鹏,他将右手插在裤袋子里,显得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伸出了左手拉住胡三郎的左手把他拽了起来。

“三郎,脚底打滑了吧!”陆一鹏知道胡三郎要面子,于是马上给他一个台阶。

“是呀,这地也太滑了。”

胡三郎的老婆王二丫也在他的车间里做工,当王二丫得知胡三郎要去找曹子昂算账的时候,她心急如焚。当王二丫看到胡三郎举起铁棍砸向曹子昂的时候,她呆若木鸡般地傻站在那里喊不出话来了,她明白这一棍子下去曹子昂就要玩完,胡三郎也得偿命,自己以后的幸福日子也算到头了。当王二丫看见陆一鹏把胡三郎砸下去的铁棍挡开之后竟然喜极而泣地哭了起来。

“三郎,马上去洗一下手,然后跟我到办公室去。杨副总,你把曹子昂扶起来,帮他疏导一下。”

杨副总看到无论是胡三郎还是曹子昂都像丢了魂一样的面目铁青,他扶起连腿都软了的曹子昂走进了车间办公室。陆一鹏则带着胡三郎与王二丫一起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在办公室的会客厅里,陆一鹏让小玉拿了常备的纱布,让王二丫给胡三郎包在开裂的虎口上。陆一鹏只是坐着喝茶吸烟,没有说话,着急的胡三郎先说话了:“陆总,想不到您还会武功,真让我佩服。”

说实话,遇到那种情况时,陆一鹏心里也发慌,但是在那种情况下他别无选择,如果不出手,那么两位员工打架出人命,自己做总经理的难辞其咎,即使自己不被问责,永盛集团也会因此名声扫地。好在陆一鹏从小跟着爷爷与父亲练过几年的功夫,在关键时刻还真派上用场了。当陆一鹏手持铁棍挡开胡三郎那一棍子的时候,他全身肌肉都在颤抖,如果自己挡不住那一棍子的话,曹子昂就完了,而自己也会被震出内伤来。但是陆一鹏谈笑风生,他丝毫没有让胡三郎看出自己半点的心怯来。陆一鹏听到胡三郎先说话恭维自己,于是也说道:“三郎,上次我们讨论过《天龙八部》,我跟你说过我最景仰的是不显山不露水,关键时刻才显身手的扫地僧。”

“陆总,我还真看不出来,原来看起来像个书生的您才是真正的高人,真跟那不显山不露水的扫地僧一样,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恭维的废话就不必多说了,三郎,我说你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你知道那棍子下去的后果吗?”以前的胡三郎很横,因为他有恃无恐,觉得自己在永盛集团无敌手,没想到最终败在了一位深藏不露的一介儒生陆一鹏手中。胡三郎是真心佩服文武全才的陆一鹏,因此即使陆一鹏狠批胡三郎时,胡三郎也欣然接受。

“三郎,我那天都跟你说好的要和解的,第二天早上你怎么又反悔了呢?一个顶天立地男人要言必行行必果,绝不可以出尔反尔。”

“陆总,那都是因为我姐夫郝有才打电话给我,让我在永盛集团里做事一定要听总经办主任高俊成的意见。他娘的,这个高俊成太阴险了,那天下班之后,他找我谈,居然跟我说如果跟曹子昂和解的话我就吃亏了。高俊成能说会道,又搬出我姐夫的嘱咐来,说着说着就把我给绕进去了,您也知道我胡三郎是个粗人,没有那么多弯弯绕,我也不知道高俊成到底是啥意思,但是我听进去他说的如果我与曹子昂就这么轻易的和解的话,自己就吃大亏了。”

“所以你脑子犯浑就要用铁棍砸人家脑袋!”陆一鹏说道。

“陆总,我错了,您怎么罚我都行。”

“罚你?你知道你做的事情有多严重吗?如果说严重点,那叫谋杀未遂。你胡三郎不是自称英雄好汉吗?试问哪个英雄好汉是在人背后下黑手的?”胡三郎欲言又止,因为他找不到合适的台词,陆一鹏继续说道:“你还欣赏《天龙八部》中的萧峰呢,我看你跟他差远了。”

“陆总,我跟萧峰一样仗义,我为我车间的那些工人们出头。”

“他娘的,你那也叫出头,你那叫不负责任,萧峰是大爱的人,他可以为民族与国家不惜自我毁灭。你呢?为了你自认为的小团体利益而毁了整个永盛集团的未来,所以胡三郎,你是一个极端自私的男人。”胡三郎想发表自己的观点,他嘴巴刚一张开,陆一鹏就说道:“胡三郎,你给我闭嘴,我还没说完呢。萧峰深爱自己心爱的女人阿朱,为了阿朱,他可以上刀山下火海。”

“我为了王二丫也可以这么做。”胡三郎终于抢到了一句台词,正当他洋洋得意的时候,又遭到了陆一鹏毫不留情的狠批。

“胡三郎,你可以个屁。你知道这一棍子下去的后果吗?那就是曹子昂被你砸死,然后你进监狱,最后被枪毙,王二丫呢?她会伤心欲绝,从此以后就会生活在压抑与痛苦之中,还有你十三岁的女儿,当他得知自己的父亲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情而杀人后,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快乐,他会恨你一辈子。胡三郎,你为图个人一时之痛快,而让家人为你痛苦一生,难道这就是你对王二丫一往情深的爱吗?”

陆一鹏说得胡三郎不敢抬头看自己的锐利的目光,胡三郎的心情是异常复杂的,其实就在他抡起铁棍往下砸的时候他就后悔了,但是自己的手已经不听使唤了,好在关键时刻陆一鹏把铁棍挡住了,要不然这辈子真就毁了。

正当陆一鹏接着要继续说话的时候,胡三郎“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这一下子倒把陆一鹏给愣住了,陆一鹏怎么也没想到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彪形大汉竟然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哭了起来。陆一鹏看看里面的抽纸已经用完了,赶紧通知秘书小玉送盒纸进来。当小玉看到这位满身横肉的大汉胡三郎竟然在陆一鹏面前泣不成声,差点没笑出声来,幸好陆一鹏做了个手势,让她止住笑之后退了出去。

“陆总,您别说了,我胡三郎错了,是处罚还是送派出所,就听您一句话,我胡三郎绝无二话!”

“陆总,您真是三郎以及我们全家的救命恩人,若不是因为您冒死出手阻止我家三郎的罪恶行为的话,我们这个家就散了。我王二丫代表我家三郎给您磕个头吧!”王二丫真是一个实诚人,还真要给陆一鹏磕头,陆一鹏赶紧予以劝阻。

“三郎,如果你今天死不认错的话,我还真要把你送进派出所,但今天我看到你还是一位会落泪的真性情汉子,说明你还不属于那种冥顽不化之人。我希望你日后能好自为之。但是对于你的行为一定要做出严厉的处罚。首先,你要亲自去找曹子昂和解,如果曹子昂不接受你的道歉,那么你只能被开除。如果你态度诚恳,曹子昂也能接受你的道歉,那么你会被记大过一次,根据永盛集团管理条例,记大过两次者将会被开除,你自己心中要有数。除此之外,你不但要接受最高额度的行政罚款1500元,而且还要写出悔过书,在全公司进行公示通报。”

“陆总,能不能不在全公司通报?那样我会很没面子的。”胡三郎不敢直视陆一鹏。

“不可以,胡三郎,你与曹子昂就像是《天龙八部》中的萧远山与慕容博一样,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了,有什么好放不下的呢?你这件事对于整个永盛集团都已经形成了非常负面的影响,如果不做出公示检讨的处理,大家会怎么看?如果你真能像《天龙八部》中的萧峰那样,就得拿出敢作敢当的英雄气概来!”陆一鹏每一句话都深深地扎进了胡三郎的心里,胡三郎认栽了,谁让陆一鹏这家伙不但在理论上让人望尘莫及,而且在武功上也胜过自己呢。

临出门前,陆一鹏对王二丫说:“王二丫,以后好好看紧三郎这个混蛋,可别让他再胡来。”

“知道了,陆总,今晚回家我非好好收拾这个混蛋不可。”

当胡三郎与王二丫走出总经理办公室大门之后,突然,胡三郎又折回到办公室里,陆一鹏一看胡三郎怎么又回来了,于是开玩笑地说到:“三郎,上次我跟你谈好之后第二天就反悔了,怎么今天刚出我的办公室门就反悔了?”

“不是,陆总,我求您件事。”

“什么事,说吧!”

陆一鹏看着胡三郎忸忸怩怩地有些说不出口,旁边跟着折回的媳妇王二丫开口骂道:“三郎,你刚才抡铁棍的莽劲到哪里去了?什么事情支支吾吾地说不出口呀,像个老娘们一样。”

“陆总,今天我在你办公室哭鼻子的事情您一定要替我保密。”当陆一鹏以及因为好奇心也走了进来的小玉听到这话之后差点没笑出声。

“三郎,瞧你那点出息,给我回去。”王二丫边说着便揪着胡三郎的耳朵出去了。

陆一鹏回想起这转瞬之间已经发生过的一切,还是让他心有余悸,各种假设性的问题他都不敢去多想,他点上了一支烟,慢慢地抽了起来。

“陆总,该下班了!要不晚上我请您去吃个饭。”

“好呀,不过还是我请你吧,上次……”

“打住,我就知道您想还我的茄子饭,我要让你一辈子欠着我。”

陆一鹏最近实在太压抑了,回到家中也是空荡荡的,孙雁冰去了娘家还没回来,即使孙雁冰在家里,也几乎是同床异梦,两个人根本聊不到一起去。

陆一鹏不喜欢去KTV、舞厅等喧杂的地方,于是就让小玉开车一起去了临江的蓝山咖啡吧,为了安静,陆一鹏要了能看到街景的9号包厢。两人点了两份牛排,一壶蓝山咖啡。

“陆总,您简直太帅了,居然能让胡三郎这样的彪形大汉在你面痛哭流涕,而且您说什么他都得听,真了不起呀!我从小的时候就喜欢听故事,您就给我讲讲到底因为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让谁也不服的胡三郎对您惟命是从的?”

陆一鹏就将事情的始末说了一遍,小玉听完之后,关切地说道:“胡三郎那一棍子砸下去连火星都蹦出来了,您身上有什么地方感到不舒服吗?”

“胡三郎那一铁棍的确有千钧之力,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自己作为永盛集团的总经理必须挺身而出把他那一棍子给架开,幸好小时候练过几年基本功,没什么大碍的。”

正说着的时候,两份牛排上了。陆一鹏左手拿着叉子压住七成熟的牛排,右手拿起刀子在牛肉上来回的割着。突然小玉叫了起来:“陆总,您右手的虎口出血了。”

原来陆一鹏挡开胡三郎那一棍子的时候,胡三郎的铁棍飞了出去,他全身都受到了震动,而且虎口震裂出血,当然陆一鹏也好不到哪里去,毕竟力量极大,他能将胡三郎的铁棍给挡开已经是万幸的了,在那么大力的作用下不震裂才叫怪呢。只是当时的陆一鹏不想让胡三郎看出自己也受了伤,他还是谈笑风生地压制着胡三郎,所以最终胡三郎就心怯了。

事实上,陆一鹏的右手虎口处也被震裂了,而且当时也出血了,只是陆一鹏将手放进了手袋了而没被旁人看出来。经小玉一提醒,陆一鹏看了一下自己右手刚结痂的虎口处因为稍微一用力又开裂渗出血来了。陆一鹏拿起餐巾纸就要去擦渗出的血,这时小玉走到了陆一鹏的身边,二话不说就抓起陆一鹏的右手,直接把嘴巴对着开裂的虎口就吮吸了起来。

陆一鹏想要抽手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他顿时感觉到有一股来自舌尖的温暖顺着他渗血的伤口一直传递到了他的内心深处,惬意与舒畅很快就席卷了全身。

让陆一鹏想不到的是,从小养尊处优还有些洁癖的小玉居然可以毫不在乎地去舔自己的伤口。陆一鹏的心情是非常复杂的,那个离他很近却一直读不懂他的孙雁冰除了抱怨就是埋怨,而眼下自己的秘书小玉却是那么的善解人意,陆一鹏被小玉如痴如醉的举动深深感动着。

小玉边舔着伤口边把自己的身子往陆一鹏身上靠,她很想借机感受一下这位与众不同的男人温暖的胸怀。陆一鹏虽然像一尊雕塑一样地坐着,然而平静的表象之下则是翻江倒海般的激情浪涌。就在这时,送咖啡的服务员敲门进来了,当她看到眼前的一幕时,马上风趣地说到:“你们继续,一会需要上咖啡的时候按一下桌子上的呼叫器就可以了。”显然,服务员以为他们是一对恋人在做亲密的举动。

“服务员,把咖啡放这儿吧。”陆一鹏边说边轻轻地推了一下小玉,小玉马上就起身坐到了对面。

服务员出去之后,陆一鹏看着小玉,小玉只是低头玩着刀叉。陆一鹏开口说道:“吃牛排吧,小玉。”

“等一下,我去一下卫生间。”

陆一鹏以为小玉因为刚才舔他的伤口觉得有些反胃要去漱口去了,他好奇地走出去看了看,发现小玉并没有去卫生间,而是直接走出了咖啡吧。陆一鹏回到包厢之后透过玻璃窗望见小玉正拿着钱包过马路。陆一鹏心想:“小玉要干嘛呢?回去?不对呀,包还在这里,那她拿个钱包去干吗呢?”

陆一鹏不再多想,他点起了一支烟抽了起来,正在他喝着咖啡抽着烟,想着事情的时候,小玉回来了。陆一鹏一看简直傻眼了,原来心细的小玉满头大汗地跑到马路对面去就为了给自己买纱布与大号创口贴。

“把手伸过来。”小玉也没叫“陆总”,也没说“您”,直接开口对陆一鹏说道。

“小玉,不用这么夸张吧!就一点小伤口而已。”陆一鹏没有伸手。

“伸个手也那么费劲呀,勇敢点,大男人。”

“不用包了。”

“再不把手伸过来,我就坐到你身边来了。”

陆一鹏知道小玉这丫头说到做到的,于是就把手伸了过去。小玉把大号的创口贴敷在陆一鹏右手的虎口开裂处,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创口贴的四周压平,最后再用纱布把陆一鹏的右手捆了个结实。

“小玉,你看把我的手包成这个样子了,我怎么吃牛排怎么开车呀?”

“放心,一会还是我开车,至于吃牛排嘛,你就不用亲自动手了,我切好之后用叉子喂你。”

“那样不像话。”

“有什么不像话的,就这么定了,陆一鹏,在单独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能不能勇敢一点,我知道你有老婆,我又不让你负责任,你还担心什么?”

那一晚,陆一鹏虽然吃了小玉用叉子喂给他的牛排,但是他始终没有让小玉再次坐到他身边。那个晚上,他们一直坐到凌晨一点钟打烊为止才离开,陆一鹏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心灵的畅快与满足,然而他也没有忘记自己应该把握的那份度。如果在娶孙雁冰之前认识了小玉,或许说在陆一鹏结婚之前让他做选择的话,他一定会选择小玉做自己的太太,然而婚姻里没有如果。

在陆一鹏眼中,婚姻不是衣服,想穿就穿,想脱就脱,婚姻是爱情的契约,既然是契约,就要有责任与义务去维护婚姻的稳定与牢固。陆一鹏纵然在心中十二分地喜欢小玉,然而他依旧不能去爱她,因为已婚的他没有这个权利再去爱一个如花似玉,纯净如雪的冰清女生,他唯有将这份爱深埋在心底里,他希望小玉能早点找到幸福的归宿,但是心里又有一丝难以割舍的眷恋。

在随后的工作中,陆一鹏与小玉依旧是那么的默契,只要陆一鹏一个眼神一个手势,小玉就知道是什么含义,陆一鹏让她整理文件资料,小玉做得都能让无比挑剔的陆一鹏非常满意。

话说胡三郎要找曹子昂和解,曹子昂远远看到这胡三郎“灾星”就躲着他走,终于有一次被胡三郎撞见了。曹子昂非常紧张地跟胡三郎说:“你这亡命徒,我惹不起你,我躲着你总行吧!我求你不要像鬼一样的跟着我。”

“好你个曹子昂,我是找你道歉来了。”

“你别给我道歉了,求你离我远点行不?”

“不道歉不行呀,你要是不原谅我,不去陆总那里说一声,我就要被开除出永盛集团了。”

曹子昂一听原来是这么回事,于是就来劲了,他对胡三郎说道:“胡三郎,我不接受你的道歉,你差点要了我的命,这么大的事情难道说几句好话就算了?”

“曹子昂,你看过《天龙八部》吗?你我就像萧远山与慕容博一样,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了,有什么好看不开的呢?这样吧,晚上我请你喝酒吃饭,算赔罪了。明天你去陆总那里说一声,就说你已经原谅我了,咱们以后还得像兄弟一样一起共事呢。”

胡三郎被陆一鹏训了一顿之后仿佛有些开窍了,最终居然说动曹子昂原谅了他的鲁莽行为。对于胡三郎这样的员工,陆一鹏对他知错能改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在他看来胡三郎虽然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但是他还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员工,只要把他引上正道,他还能成为陆一鹏重塑永盛企业文化中来自基层的一枚关键棋子。

三家公司开始慢慢步入了发展的快车道,正当陆一鹏要舒口气的时候,胡三郎又出事了。一天临下班的时候,王二丫风风火火地跑到陆一鹏办公室找他,当小玉把她带进去,她一见到陆一鹏就要给他下跪。陆一鹏把她扶了起来,然后说道:“王二丫,是不是胡三郎又出什么大事了?”

胡三郎刚才被他之前混过的兄弟阎大成与刘二权给带走了,我知道陆总您一定会有办法的,您一定要救救我家的三郎,三郎自打监狱里释放出来以后就安分守己,不再染指之前的事情,如果这次再卷进去恐怕很难再脱身了。”

“王二丫,我看你还是报警吧!”

“陆总,我也想过报警,但是他们现在又没拿胡三郎怎样,警察也不会管这事的。”

“那你还是回家等等吧,晚上应该会回去的。”

“陆总,您不知道阎大成在滨海市可是出名的狠角色,而且还很有心计。曾经有位债主出20%的佣金让阎大成去要欠了他三年的六百万元的债务,阎大成让手下人先出二万元找一个人,唯一的条件就是这个人必须他需要的时候愿意被他剁下一枚手指中最前端的三分之一节,后来有个缺钱花的赵立要了这二万元钱。一天,阎大成让手下人把这个欠债之人‘请’到了他的办公室,欠债者找出各种理由就是不愿意还钱,这时阎大成命人带上赵立,二话不说就把赵立左手中指的三分之一节手指就给剁了下来,然后把这个血淋淋的断指扔到欠债者面前说道:‘这个人欠人二十万元不愿意还,就用这节手指代替了,你那六百万元如果不还的话就按每三分之一节手指抵二十万元计算,但要一次性付清,手指不够还的话就用脚趾补上。’阎大成就用这招让那个欠债者乖乖还上了六百万元,而他就赚到了一百二十万元的佣金。阎大成这人贼精贼精的,他喜欢玩法律的擦边球,每次他都能赚到钱,而一旦有黑锅马上就会让下面的兄弟去顶,我家的三郎老实,跟阎大成混在一起迟早要出大事,所以我恳请陆总能出面把他带回来,我知道只有您陆总有这个能力。”

陆一鹏脑子里也在思考到底去还是不去?如果去的话,他之前没跟道上的人打过交道,自己胜算如何也未可知。如果不去的话,那就会冷了王二丫,到时自然也会让胡三郎小看自己三分,而陆一鹏要想重整永盛集团的企业文化,胡三郎是他最看好的一枚基层棋子。最终,陆一鹏权衡再三,决定去会会这位带些神秘色彩的带头大哥。

陆一鹏让小玉打电话给安保部长陈天浩,让他带个最得力的保安过去。当陈天浩带着膀大腰圆的保安冯力猛来到陆一鹏面前的时候,陆一鹏对他们说道:“我现在想去会会霸王夜总会的老大阎大成,你们俩愿意跟我一起去吗?”

陆一鹏在等着他们的回答,但是空气就像凝固了一样,陈天浩与冯力猛好几分钟都没开口说话,陆一鹏敏锐地观察到他们俩的腿都在哆嗦。最后,陈天浩打破沉默说道:“陆总,胡三郎下班之后的事情我们就不用去管了吧!再说我们多少也听说过阎大成这人诡计多端、喜怒无常,不好惹呀,或许直接打电话报警,让警察去把胡三郎带回家。”

陆一鹏明白他们俩被吓傻了,自己虽然没接触过阎大成,但是从这些人的反应以及胡三郎之前透露出的口风上就能判断出阎大成不好惹。陆一鹏让陈天浩他们俩下班回家去了,他想单枪匹马地去会会阎大成。

办公室的门没有关,门外的小玉听得真切,她真为陆一鹏担心,万一去了回不来了怎么办?当陆一鹏披上一件风衣走出办公室时,从来不发火的小玉拉着后面跟着的胡三郎的老婆王二丫怒叱道:“你这人也真是的,这么危险的事情干嘛要找陆总出面,要是陆总有什么三长两短,看我怎么收拾你。”

陆一鹏自然也听到了小玉说的这些话,他回头朝小玉微微一笑:“放心吧!小玉,我会没事的。”然后他让王二丫回家等着老公回去,自己则开车前往霸王夜总会。

当陆一鹏西装革履外披一件风衣走进去的时候,很多人都向他行注目礼。服务员马上迎上前来问他需要什么服务,陆一鹏直言找他们的老板阎大成。服务员马上用对讲机告诉他们的保安队长。不一会儿,一个满脸横肉如凶神恶煞般的人走了过来,对陆一鹏说道:“你谁呀,这么大口气,我们阎老板的名字是你随便叫的吗?”

陆一鹏双手一抱拳,说道:“这位兄弟,我叫陆一鹏,是胡三郎的朋友。”

对方一听是老三的朋友也不敢多问,于是跑进去跟阎大成汇报,阎大成正在跟刘二权、胡三郎喝茶叙旧。一听说有人找他,还自称是胡三郎的朋友。当胡三郎得知是陆一鹏的时候,他心里咯噔一下打了个激灵,心中默默说道:“陆总,这地方您不该来呀!”然而,他已经无能为力了,只听见阎大成说道:“没大没小的家伙,让他进来。”

当陆一鹏被三个人“押”进阎大成的办公室的时候不禁惊呆了,在这间足足有三百多平方的豪华办公室里,有健身器材,有飞镖与飞镖靶子,等等。当阎大成抬眼看陆一鹏的时候,只见一位温文尔雅、气场十足的男人站在他面前。

胡三郎正要开口与陆一鹏打招呼,但是阎大成做了个手势让他别说话。阎大成上下仔细打量着陆一鹏,不一会,他开口说道:“二权,把你的墨镜拿过来。”

阎大成说着就把陆一鹏的近视眼镜取了下来,然后把刘二权的墨镜给他带了上去,然后说道:“陆一鹏,像你这样的男人不去拍电影未免太可惜了。你们看看,像陆一鹏这样有型的男人如果去演黑帮老大的话根本不用化妆,直接戴个墨镜披件风衣就盖过所有影视剧中的黑老大,就是电视剧《上海滩》中的许文强也没他有型。真不知道这些导演的眼光长哪里了,像陆一鹏这样的男人都不找去拍电影。”

阎大成“哈哈哈”地刚笑完就阴沉着一张脸拍了拍陆一鹏的腮帮子,然后翻脸说道:“陆一鹏,别以为你披件风衣,戴个墨镜就是老大了,告诉你,这不是拍电影,现在你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还来不及的,要不然呆会儿你可别后悔。”阎大成说完就拿起桌子上放着的一支飞镖扔了出去,陆一鹏顺着飞行方向一看,中了五分,陆一鹏马上明白阎大成玩的飞镖是家庭娱乐版的,而不是专业级的。

“陆一鹏,我听三弟胡三郎说你小子有知识、有胆识、有魄力,愣是让一家濒临倒闭的民营企业给起死回生了,对吗?”

“阎老大,我陆一鹏只是在做我认为是对的事情,这些都是风传而已,不必全信。”

“陆一鹏,你要带走胡三郎没那么容易。胡三郎做了我一天的兄弟,那就是一辈子的兄弟,这种关系是无法改变的。”阎大成眼睛突然盯着陆一鹏说道:“陆一鹏,来句痛快话,你告诉我现在想不想把胡三郎带走?”

“阎老大,我陆一鹏今天受人之托必须把胡三郎带回去。”陆一鹏说完这话,胡三郎就明白一定是媳妇王二丫去找过陆一鹏了。

“陆一鹏,听说你很多方面都很精通,今天我要跟你比一比飞镖,如果总分你能胜过的话,你就可以把胡三郎带走,而且日后有为难的事情我也绝不找胡三郎去办,如何?”

“阎老大,我可没玩过飞镖,一个外行怎么能跟你比呢?”

“别推脱了,如果这个比赛你失败了,我还有另外一次机会给你。我先说一下规则:每人各投十支镖,如果飞镖击中最中心点就是10分,往外依次递减,最外面一圈为1分,脱靶的话为0分。总分谁高就算谁赢,只要你跟我平手,我就让你带走胡三郎。”

陆一鹏再三推脱还是不行,最终没办法,只得接受阎大成的无理挑战。阎大成让刘二权在一块白板上写下两个人的名字,然后将他们两人的每次得分记在各自的名字下面,最终看总分谁高谁就胜出。

阎大成首先投镖,第一支5分,陆一鹏因为没玩过,所以脱靶了;第二支阎大成4分,陆一鹏还是脱靶。第三支阎大成5分,轮到陆一鹏的时候,他没有投,而是在闭目思考,陆一鹏心想:“自己虽然没玩过飞镖,但是做任何事情首先不能让自己乱了方寸,要做到静心凝神才行,如果心绪纷扰的话一定办不成事。”陆一鹏很快让自己变得平心静气,他告诉自己首先要协调好手指、腕部、腰部的动作,然后让其流畅起来即可放手一搏。

阎大成看到陆一鹏在那里闭目养神,不禁催促道:“陆一鹏,怎么心怯了?快点扔飞镖呀。”陆一鹏这才扔出了第三支,一看是6分。阎大成见状马上说道:“陆一鹏,运气不错嘛,两支脱靶,第三支瞎猫撞上死耗子,居然中了6分。然而,事实证明,陆一鹏靠的不是运气,而是一通百通的能力。

到第9支扔完的时候,阎大成总分49分,最高单次为8分。陆一鹏总分47分,最高单次也是8分。阎大成心想这陆一鹏行呀,自己练了这么久也只比没练过的陆一鹏多出了2分。阎大成最后一镖扔出了7分,这就意味着陆一鹏在最后一次中只有投出9分才能跟阎大成平手,而根据陆一鹏最高单次为8分来推断,陆一鹏是输定了。

陆一鹏最后一镖让所有在场的人都捏了一把汗,尤其是阎大成,如果根本没玩过飞镖的陆一鹏投出了9分或10分的话,他太没面子了。陆一鹏的心情也是复杂的,是给阎大成面子呢还是马上把胡三郎带走?当然最终的决定还是让陆一鹏手中的镖的去向来告诉大家。

陆一鹏在大家无比复杂的目光中投出了最后一镖,中了8分。阎大成看到这个结果之后欣喜若狂,他拍拍陆一鹏的肩膀说道:“我说陆兄弟,你可真厉害呀,没玩过飞镖居然也只跟我差一分。不过非常可惜,你今天不能把胡三郎带走了。”

“阎老大,你不是还有一个选择吗?虽然我在投飞镖上输给了你,另一个选择可不可以说来听听?”

阎大成听完了之后又是一阵“哈哈哈”的大笑,然后对着陆一鹏说道:“这个游戏不适合你这般儒雅的男人玩,不过既然你问了,我就成全你。二弟,去把我桌子上的托盘拿过来。”

当陆一鹏看到桌子上的托盘时,顿时傻眼了,原来托盘上放着是一把明晃晃的刀子,足足有三十公分长。阎大成让刘二权去把外面的兄弟都叫进来,不一会儿足足来了二十个保安。然后,阎大成对陆一鹏说:“现在再给你三个选择:一、现在出去还来得及,我们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二、当众跪下来叫我一声‘大哥’,然后我就让你把胡三郎带走;三、拿起托盘上的这把刀把自己任何一枚手指的三分一节剁下来,你也可以马上带走胡三郎。”

二十多个男人都在以各种复杂的心情看着陆一鹏做出选择,陆一鹏略微思索之后,用右手拿起了刀子掂了掂,然后伸出他的左手食指放在桌子的一角,他二话不说迅速用右手扬起握在手中的刀子狠命地往下剁去。只听“咔嚓”一声,随后听见现场的几声尖叫,再看桌子上,有一截断了下来。

欲知陆一鹏到底伤势如何?为何一向理智的陆一鹏要冒自剁手指的危险呢?感兴趣的读者请继续关注长篇小说《秋禾》连载之十四。

海浪里的鱼  原创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转贴、引用等

2014-9-15

  评论这张
 
阅读(249890)| 评论(7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