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浪里的鱼的博客[心灵憩园]

在心灵憩园里,邀您一起品味澎湃激扬中的宁静致远!

 
 
 

日志

 
 
关于我

纵使岁月流淌,世事沧桑,永远不老的依旧是我那“直挂云帆济沧海”的壮志豪情。在变幻莫测的人生路上不畏艰难险阻,感受那种超越单纯追求成功导向的快乐真乃人生幸事!虽然未来的人生路上依旧会有成功也会有失败,有快乐也会有忧伤,有顺心也会有挫折,有笑颜也会有惆怅……但我坚信:认真的人改变自己,执着的人改变命运! (特别声明:本博客崇尚原创,真诚希望爱好文学的读者常来做客,但未经本人许可严禁转载、转贴本博客文章或将本博客设置成友情链接等!本人特立独行,概不接受任何圈子的加入申请,谢绝信息推广的博客来访,敬请谅解!)

网易考拉推荐

毁誉参半之张仪  

2012-03-17 18:53:05|  分类: 战国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次写了出生贫寒的纵横家苏秦,今天再来写写同样出生寒门的纵横家张仪。张仪的纵横之术应在苏秦之上,就连苏秦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能力不及张仪。

纵横家们靠的是嘴上功夫,他们所从事的工作往好里说犹如针尖上跳芭蕾舞的外交政治家,往坏里讲那就是大忽悠。他们从事的是高收益高风险的工作这不但要求他们既要博古通今,触类旁通,懂得逻辑推理,还要能言善辩,而且还得有足够的勇气与魄力。他们可以因为工作出色而被封侯拜相,当然同样也会因为不能平衡各方利益而命丧黄泉。

苏秦凭三寸不烂之舌促成六国合纵,使强秦不敢出函谷关十五年,他最为风光之时配六国相印,可谓风云天下。但六国各怀心腹事,想达到长期的利益平衡是很不现实的,他所促成的六国合纵也只能带来短暂的和平。最为关键的是苏秦的真正目的并不是促成六国合纵,而是一直以“弱齐强燕”作为战略导向。当然,我们不能简单地认为苏秦的格局不够大,要知道在乱世中求得生存与发展是非常不容易的,再加上那些各怀鬼胎的君王们都有各自的价值取向,求同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在苏秦心中,燕国才是他唯一真正效忠的国家。苏秦才华出众,长期受人嫉妒,他在齐国任职期间,齐国大夫中有许多人和苏秦争夺国君的宠信,因而派人刺杀苏秦,苏秦临死前向齐王建议,以他为燕国在齐国谋乱为名将其五马分尸示众而引出凶手,齐王按其计最终抓住了真凶并将其正法!

张仪一直受到秦惠文王的重用,而且无比信任张仪,从未怀疑过他对秦国的忠心,而苏秦就没有张仪那么幸运了,他虽然一直忠心耿耿地对燕王做事,但燕王并不完全信任他。张仪的命运归宿也比苏秦要好,在秦惠文王死后,对他一向不满的秦武王即位之后,张仪利用各诸侯国之间的利益与矛盾,金蝉脱壳,巧妙地避开了继续呆在秦国可能带来的杀身之祸,到了魏国做了国相,二年后病逝而终。

很多人在成名之前都有过苦涩的人生经历,张仪也不例外。

张仪是魏国人,相传他师从鬼谷子,他饱读诗书,韬略满腹。他学有所成之后就去游说诸侯,希望能有自己的一片天地,然而,既没背景又没经验的张仪却是屡屡碰壁。

张仪先在自己的祖国魏国谋职,然而权臣当道,加上他又家境贫寒,无钱打点,求事于魏惠王却落得个不屑一顾。不得已,他只得远去楚国谋职,他委身于楚国令尹(相当于国相)昭阳门下,做了一名普通的门客。有一次昭阳率兵大败魏国,楚威王非常高兴,就把国宝“和氏之璧”奖赏给了昭阳。一日,昭阳举办宴会,席间昭阳拿出“和氏之璧”给大家欣赏,传来传去,最后“和氏璧”不翼而飞,昭阳很是恼火,急忙命人搜查,依旧无果,最终大家认为,一定是张仪偷拿了“和氏璧”,理由居然是因为张仪贫穷。

贫穷本不是罪,但贫穷经常被人瞧不起,尤其是那些品行低劣的权贵们与为富不仁的富人们总喜欢带着鄙夷的目光看待穷人,而穷人之所以被人看不起,其实根本原因倒未必是贫穷,而是因为人穷往往容易志短,人穷又丢掉了骨气。

张仪人穷但志高,不是自己拿的,就坚决不承认,于是昭阳就命人严刑逼供,张仪被打得遍体鳞伤。但不是自己拿的张仪坚决不承认,最后昭阳也怕出人命,只得放了张仪。当张仪强忍着满身的伤痛回到家中,妻子见到他弄成这个样子,也是百感交集,她劝慰张仪,如果他不读书游说,就不会遭受这种屈辱了!张仪诙谐地问妻子自己的舌头还在不在,只要舌头还在就有本钱,就会有出人头地的机会。

大多志怀天下者的内心都是孤独的,尤其当他们在未成名之前更是如此。在奋进的旅途中,需要忍受孤独,孤独并不是说没有人跟你交往,也许跟你交往的人会很多,但你依旧会很孤独。可以这么说,一个不能忍受孤独的人是难以成为强者的,是难以主宰命运的。孤独到了一定的层次就是一种境界,一个有境界的孤独者,不会去奢望别人能理解自己的孤独,但他会在逆境中让自己波澜不惊,会在困顿而又无人理解之时自我解嘲一番。

有境界的孤独者是伟大的,他们虽然孤独但并不寂寞,因为他们内心深处经常会有一个自我在鼓励自己勇往直前,在鞭策自己奋发图强!这是有境界的孤独者心灵力量的伟大!张仪是一位有境界的孤独者,他因为贫穷被人愚弄,但他不忘在艰难困苦中以自我解嘲的方式找到心灵的慰藉。

公元前329年,张仪在伤口愈合后转道魏国进入秦国。当时战国七雄之中,惟有秦国一如既往地坚持秦孝公时代创立的“任人唯贤”的用人方针,其他六国在人才问题上要么只能短期做到“认真”对待人才,但不能坚持;要么只重用那些有家庭背景的庸才,而对于那些出生贫寒却有真才实学的人才大多只是敬而远之。只有当时的秦国像一块磁铁,吸引着天下的人才,秦国历史上很多的国相(大良造)都不是土生土长的秦国人,这点就足见秦国历代国君的用人魄力。有如此用人之魄力,想不一统天下都难!

张仪被秦惠文王拜为客卿,直接参与谋划讨伐诸侯的大事。当时在秦国担任国相也是来自魏国的公孙衍,公孙衍也是纵横家,他的政治手腕与权谋之术也是炉火纯青,后来在张仪取代自己做了秦国国相之后,他去了魏国做国相,两人还有过交锋,公孙衍笑里藏刀,卑躬屈膝中把张仪给算计了一把,事情原委这里就不做细述。

张仪在入秦之后的第二年,与公子华一起带兵攻伐魏国,一举拿下魏国的蒲阳城。张仪乘机向秦惠文王推自己的连横政策,建议秦惠文王把蒲阳归还魏国,并且派公子繇到魏国去做人质,而他将利用护送公子繇入魏的机会与魏王接近,游说魏王投靠秦国。

张仪到了魏国之后,开始了初显才华的机会,他不但说动魏王与秦国和好,而且还让魏王心甘情愿地把上郡十五县和河西重镇少梁献给了秦国。张仪的一条舌头胜过十万雄兵,他一回到秦国后就被秦惠文王提拔为相,取代了公孙衍的国相职位。

公元前326年,秦惠文王任命张仪为将,率兵攻取魏国的陕。陷入惶恐中的魏想拉拢齐国对抗强秦,张仪及时进行了穿梭外交,从中挑拨离间,最终齐国不仅不帮助魏国,反而联合楚国共同打击魏国。

被挤掉国相之位的公孙衍离开秦国前往魏国,他发起了“五国相王”,但最终因为各诸侯国各怀鬼胎没能成功。公元前323年,张仪约集齐、楚、魏三国执政大臣在挈桑相会,试图为魏国调停,以讨好和拉拢魏国。魏惠王在张仪的鼓动下,最终放弃了公孙衍的合纵政策,而接受了张仪的联合秦、韩以对付齐、楚的政策。次年,魏太子和韩太子入秦朝见。为了使魏国进一步臣服于秦国,张仪于公元前322年辞掉秦国相位,前往魏国。魏王因其大名,立即用他为相。

真正有智慧的领导在一个人还没成名之时就能看出他的才华,在小菏才露尖尖角时就会培养甚至重用他,而愚钝的领导只会在他才华尽显时去才去考虑是否重用他。张仪在没成名之前就想为魏国效力,但是没有任何背景的他并没有引起君王与权贵们的重视,甚至可以说对这样的无名小卒是不屑一顾的鄙夷。在张仪的心中装的不是魏国,而是秦国,在他的心中,只有秦惠文王那样知人善任的才是他唯一值得效忠的君王。

张仪在魏国担任了四年相国,在他的努力斡旋与秦国强大的军事压力下,魏王最终同意了张仪依附强秦的观点。魏王派太子入秦朝见,以示归顺秦国。

公元前318年张仪回到秦国,一般而言,一位国家重臣没在君王身边长达四年之久,一定会有不少别有用心的人在君王面前进谗言,历史上“三人成虎”的故事以不同的版本上演着,经久而不衰。我在读春秋战国那段历史的时候,就感叹秦国多明君,而在其他六国中很少有明君。秦惠文王在张仪回国后,仍然启用他为相。这种义无返顾的信任,能不让张仪誓死以报吗?士为知己者死,张仪惟有鞠躬尽瘁才能报答知遇之恩。

公元前316年,张仪与司马错带兵入蜀,灭蜀为郡,接着又攻灭了苴国和巴国。不久,齐楚结盟的消息传到秦国,秦国需要的就是六国各自为政,最好为各自的利益互相征伐,这样秦国才能从中渔利。齐国是东方强国,楚国则是南方大国,如果这两国结成稳固的联盟则势必会危及秦国的利益。于是,在公元前313年,张仪再次辞掉秦国相位,出使楚国。

张仪的舌头功夫的确了得,他任是把楚国国君楚怀王当作一玩偶,玩弄于股掌之上。张仪承诺割让六百里土地作为楚国与齐国断交的回报,张仪的伎俩并非没人识破,同为纵横家的楚国谋臣陈轸非常清楚张仪的真实意图,他力劝楚怀王不要听信张仪的谎言,坚决不能与齐国断交。但是利令智昏的楚怀王早被张仪的花言巧语所迷惑,根本听不进陈轸的意见,他不但派人去齐国宣布断交,还把楚国的相印交给了张仪。

幼稚的楚怀王派人跟随张仪去秦国接受土地,张仪回秦国的路上,假装没拉住车上的绳索,跌下车后受了伤,一连三个月没有上朝,楚怀王听到这件事后觉得可能是自己跟齐国断交断得不够彻底,于是就特派勇士前去辱骂齐王。齐王大怒,与楚国彻底断交,并且派人入秦与秦王商议共同伐楚。张仪得知楚国与齐国彻底绝交之后才露面会见楚国使者,告诉他自己愿意把六里封地送给楚国,楚使回报楚怀王。楚怀王知道自己被涮,顿时暴跳如雷,大骂张仪是出尔反尔的卑鄙小人。愤怒的楚怀王决定要兴兵伐秦。谋臣陈轸主张应顺势而为,力劝楚怀王联秦抗齐,楚怀王一心只想报复张仪,再次拒绝了陈轸的正确意见,一意孤行地派兵进攻秦国。

公元前312年,楚国与秦齐联军大战于丹阳,结果楚军大败。战败消息传来,楚怀王再次被激怒。愤怒是魔鬼,他可以让谋略超群的人失去理智,更何况楚怀王这样的庸碌之辈呢!楚怀王调动楚国全部军队进攻秦国,结果又是大败。经过两次大战,秦国不但侵占了楚国大片土地,而且还迫使楚国割让两座城池和秦国媾和。

什么是恨之入骨?只要看楚怀王被张仪多次当猴耍后的愤怒就知道了,秦国要挟楚怀王,如果想得到黔中一带的土地,就要用武关以外的土地去交换。愤怒了的楚怀王居然愿献出黔中地区的土地,条件只有一个,就是要秦王遣送张仪,楚怀王对张仪恨之入骨,即使食其肉,抽其筋,碎其骨也不为过。什么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只要看楚怀王多次被张仪忽悠戏耍之后依旧能一如既往地相信张仪的鬼话就能知道了。

秦惠文王爱惜张仪之才,秦国兵强马壮自然有能力拒绝楚国的要求,但是张仪艺高人胆大,能以一人之命换取大片土地,何乐而不为!张仪毅然请求前往,我想绝大多数的人都会认为张仪此去楚国,一定凶过吉少,弄不好就会被楚怀王五马分尸,碎尸万段。然而,张仪不愧是杰出的纵横家,他是寻求利益平衡的高手,他在去楚国之前就提前派人用重金贿赂了楚国的权臣靳尚,靳尚又游说楚怀王的宠妃郑袖。

张仪一到楚国就被楚怀王囚禁了起来,并准备择日杀掉张仪以解心头之恨。然而,在靳尚与郑袖的蛊惑下,这位志大才疏的楚怀王居然把张仪释放了。我想,楚怀王的心里一定会不断地告诉自己,千万别再相信张仪这个骗子了。然而,在利益的诱惑下,贪心不足的人是永远做不到吃一堑长一智的。

屈原极力劝谏楚怀王不要再被张仪欺骗,应该用鼎镬把张仪煮死。当大家在读《伊索寓言》中“农夫与蛇”故事的时候,总会嘲笑农夫的愚昧,可是,作为一代君王的楚怀王却在不折不扣地倾情演绎着现实版的“农夫与蛇”。张仪巧舌如簧,楚怀王好了伤疤忘了疼,他竟然又一次相信了张仪。楚怀王不但听从了张仪邪妄之言,而且居然还认为自己答应了张仪就一定要信守承诺。跟一个不信守承诺的人去讲诚信,实在让人费解。

楚怀王是位可悲可恨又可怜的国王,之所以说他可悲是因为他贵为一国之君却又贪婪成性,屡次中了张仪的计谋却又不从中吸取教训;之所以说他可恨是因为他首鼠两端,忠奸难辨,任是把一个强大的楚国折腾到国力衰败;之所以说他可怜是因为他贵为一国之君,最终因不听昭睢、屈原等人的劝阻,决定亲自前往武关,结果被秦国扣留,秦王胁迫楚怀王割地,楚怀王不肯,他伺机逃跑,逃到赵国,赵国不敢收留他,他又企图逃往魏国,却被秦国追兵捉回,可怜一代君王,最终如囚徒般病逝于秦国。对于集可悲可恨可怜于一生的人来说,惟有一声叹息!

张仪堂而皇之地离开了楚国,其谋略与胆识着实令人感叹折服。在回秦国的路上,张仪还不忘顺道游说韩国,结果韩王同样在他的鼓动之下,同意与秦国交好对抗楚国。张仪回到秦国之后,秦惠文王就封他为武信君,并赏了他五个都邑。不久之后,张仪向东游说齐国,随后又前往赵国、燕国,成功破坏了六国合纵联盟。当张仪功成而归,还没到咸阳时,秦惠文王就已经去世了。秦国新即位的秦武王在做太子的时候就不欣赏张仪。很多大臣在秦惠文王当政的时候也曾经说过不少张仪的坏话,但是秦惠文王用人专注,从不因别人的谗言而改变对张仪的信任,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一朝天子一朝臣,秦武王即位后,很多大臣日夜不停地在他面前诋毁张仪,大臣们认为张仪不讲信用,反复无常,以出卖国家来谋图国君的恩宠,如果秦国继续任用这样的小人,恐怕要被天下人所耻笑。

张仪当然很清楚自己的处境,他明白在秦惠文王去世之后,自己如果还继续呆在秦国的话,一定会要招来杀身之祸。恰在此时,齐国派人来责备张仪,于是张仪抓住时机向秦武王献计:齐王特别憎恨他,只要他去了哪个国家,齐王一定会出动军队予以讨伐,为秦国国策计,他决定只身前往魏国,这样一来,齐王就会出动军队攻打魏国,到那时候秦国可以利用间隙攻打韩国,打进三川,直接挺进周朝的都城,这样就可以挟持周天子,掌握天下的地图户籍,成就帝王功业。

秦武王听了张仪的的策略之后很是满意,一是因为张仪这么做听起来非常的合理,二是因为他非常讨厌张仪,无论是借他国之手除掉张仪,还是因张仪而引发诸侯混战,对秦国来说都是有利的。秦武王顺水推舟,备好三十辆兵车,护送张仪到了魏国,被魏王拜为国相。齐王听到张仪到了魏国之后,果然出动军队攻打魏国,魏王很是害怕,张仪却对时局了然于胸,他授意门客冯喜先到了楚国,再借用楚国的使臣到齐国,对齐王进行游说,一番利害陈述之后,竟然奇迹般地让齐王解除了攻打魏国的战争。公元前309年,张仪在魏国病逝。

张仪的一生极富传奇色彩,然而他誉之则为名相,诋之则为小人。

一个追求完美与理想主义的人往往只能作为道德的楷模,而难以真正成大事,比如像孔子追求的是超越现实的理想,因此自然难以在尔虞我诈的官场中长期生存。政治是不流血的战争,政治家们要想有所为就得适应政治的非道德性与残酷性,政治家们要想有所不为就得忍受常人难以理解的孤独,政治家们怕的不是被人诋毁,而是被人遗忘。能有所为有所不为者才能堪称为大丈夫。

如果我们站在秦国的立场,张仪应该是一位一心为国,忠于君王与国家的忠臣与能臣,他始终以秦国的国家利益为核心导向,虽然他最终金蝉脱壳去魏国避祸,第二次做了魏国的国相,但他第一次在魏国做国相的时候,始终是以秦国利益作为首要考虑的,而魏国仅仅是他破坏六国合纵的核心支点。现在理解起来也许不合常规,但这契合了春秋战国时期“所在国重,所去国轻”的时代思想。在当时,张仪也只有在秦国才能真正淋漓尽致地发挥他的才华,这是因为秦国有“任人唯贤”的用人环境,再加上秦惠文王对他无比信任,一如既往地相信自己的眼光,这才是张仪死心塌地为秦惠文王殚精竭虑的源动力之一。

如果我们站在六国的立场来看,张仪是一位口蜜腹剑,言而无信的卑鄙小人,尤其他反复多次几乎毫无人性地忽悠戏耍楚怀王,而这种忽悠戏耍把戏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他不但每次都是从楚怀王考虑的立场上做出的,而且看起来又是那么的真诚与忠实。

如果撇开政治,只看人性,那么大家都会觉得张仪这种品行低劣的人肯定是不配做国相的。我们剖析历史人物,一定不能离开当时的时代背景。一个群雄争霸的时代是不太适合讲太多的仁义道德的,因为各诸侯国首先考虑的是眼下的生存问题,发展问题是放在生存之后去考虑的。

一位毁誉参半的政治家一定是合格的政治家。张仪不但是合格的政治家,而且还是一位出色的外交家,张仪是当时“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的纵横家代表,他能立于惊涛骇浪的时代浪尖而泰然自若,也是让后世无数的外交家们难以望其项背的。弱国无外交,张仪外交的成功不但立足于自身纵横捭阖的能力,同时也是基于强大秦国的基础,还有秦惠王对他的无比信任与全力支持。

在写张仪的同时,我用重笔写了一个“副产品”,那就是可悲可恨可怜的楚怀王。我之所以花这么多笔墨去写楚怀王,是为了让大家在撇开政治以平常人的眼光去看待小人般的张仪时,能够从楚怀王屡次被张仪所骗却始终不知吸取教训中给大家以现代意义的启示。

张仪之所以能让楚怀王屡次上当,让各诸侯国趋之若骛,是因为不但张仪熟知人性在逐利时的贪婪,而且他还能因势利导,顺势而为,让人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了他早已设好的局中。张仪是位请君入瓮的高手,然而他“请君”的诱饵就是利益,楚怀王之所以屡次上当而不知悔改,是因为他贪婪成性。人们如果想避免在现实中被张仪这样的忽悠高手所蛊惑,最关键的就是要改掉贪婪成性的人性弱点。一个人要想完全拒绝贪婪那也是不现实的,但要过滤掉明显不现实的一厢情愿的贪婪,那样就能让自己的心少受到点伤害。

读张仪写张仪,只有超越了张仪事迹的本身局限,才能让我们收获到不一样的历史财富。

归纳而言,张仪留给我们的财富应该不仅仅是张仪人穷志不短,坚持追求人生目标的理想,还有把纵横之术当作事业去追求的执着。当然,也还有“副产品” ——可悲可恨可怜的楚怀王在张仪蛊惑下迷失了自我留给我们的深度思考。

海浪里的鱼  整理原创(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转贴、引用等)

2012-3-16

  评论这张
 
阅读(46063)| 评论(2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