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浪里的鱼的博客[心灵憩园]

在心灵憩园里,邀您一起品味澎湃激扬中的宁静致远!

 
 
 

日志

 
 
关于我

纵使岁月流淌,世事沧桑,永远不老的依旧是我那“直挂云帆济沧海”的壮志豪情。在变幻莫测的人生路上不畏艰难险阻,感受那种超越单纯追求成功导向的快乐真乃人生幸事!虽然未来的人生路上依旧会有成功也会有失败,有快乐也会有忧伤,有顺心也会有挫折,有笑颜也会有惆怅……但我坚信:认真的人改变自己,执着的人改变命运! (特别声明:本博客崇尚原创,真诚希望爱好文学的读者常来做客,但未经本人许可严禁转载、转贴本博客文章或将本博客设置成友情链接等!本人特立独行,概不接受任何圈子的加入申请,谢绝信息推广的博客来访,敬请谅解!)

网易考拉推荐

大智慧小情结之范雎  

2012-02-18 18:39:45|  分类: 战国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数年周游列国游说自己的治国主张,但是无人理会。

他回到祖国,本想以平生所学报效魏国,奈何遇到的当政者皆为鼠目寸光的庸碌之辈。

他因家境贫寒,无钱打点,难登魏国仕途。

他以门客之身委身于魏国中大夫须贾门下,一次跟随须贾出使齐国,其雄辩之才深得齐王敬重,却遭须贾嫉妒。

他因须贾在魏相国魏齐面前诬告其私受贿赂,魏齐命人拷打,使其肋折齿落,体无完肤,又用席裹弃于茅厕,让宾客往他身上撒尿。

他饱受凌辱,险些丧命,他九死一生,以装死逃过劫难。

他在郑安平的帮助下,见到了秦国使臣王稽,王稽认定他为济世之才,并将其带去秦国。

他在秦国闲呆二年多也没有施展才华的机会,他费劲周折终于见到秦昭王,两人相见恨晚,他熬过了背运的冬天,终于迎来了施展才华的春天。

他“远交近攻”的对外战略思想,“ 固干削枝”的内政方针不但为秦国一统天下奠定了基础,而且流传千载而不朽。

他做了相国之后,有恩必报,对于曾经帮助过他的郑安平与王稽他都不曾亏待;他睚眦必报,愚弄出使秦国的须贾以解当年之恨,并逼迫得那个当年让他受尽耻辱的魏齐自杀身亡。

他谋略过人,用反间计让赵国弃用老将廉颇,而起用纸上谈兵的赵括。

他因嫉妒秦国“战神”白起,最终设计将其杀害。

他举荐的恩人郑安平在战争中投降了赵国,其降卒全数被杀,王稽因与诸侯私通而获罪。

他审时度势,举荐贤才蔡泽之后功成身退。

他就是范雎,他不仅是战国时期秦国著名政治家、军事谋略家,秦国历史上智谋深远的名相,同时也是我国古代历史上不可多得的政治家与谋略家。

范雎出生在战国时期的魏国,由于他家境贫寒,因此就连历史的记载中也没有他确切的出生年月。范雎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他曾周游列国游说自己的治国主张,但是所去之国中没有一个国君愿意接受他的主张,他怀才不遇,异常失落的回到魏国,打算为自己的祖国服务。

他一心想报效自己的祖国,奈何权臣当道,官场上尽是碌碌无能之辈身居要职。他想打通关系,实现为魏国建立功业的梦想,然而,现实却是异常的残酷,他因家境贫寒,没有办法筹集到足够的活动资金,最后他万般无奈只得委身于中大夫须贾门下当了个门客。

有一次,魏昭王让须贾出使齐国,范雎也跟随须贾一同前往,范雎才华出众,其雄辩的口才深得齐襄王的敬重。齐襄王想把他留下来做客卿,于是私下赠予黄金十斤,还有牛、酒等物品,但这些均被范雎谢绝,因为他一心只想为魏国效力。

按理说,范雎的高风亮节应该受到表彰才对,但是疾贤妒能的须贾回国后,马上向魏国的国相魏齐诬告范雎私受贿赂,把魏国的秘密出卖给了齐国。魏齐不由分说,就命令左右近臣对范雎严刑拷打,左右近臣用板子、荆条抽打范睢,直打得范雎肋折齿落,体无完肤。魏齐为了惩一儆百,不但命人用席子裹卷之后扔在茅厕里,还让宴饮的宾客喝醉之后,轮番往范睢身上撒尿,魏齐以此警示他人不准乱说话。奄奄一息的范睢恳切地跟看守说,如果能放走他,日后一定重谢。范雎被折磨的死去活来,不得以只能装死。看守有意要放范睢一条生路,就向魏齐请示把席子里的“死人”拖出去扔掉。魏齐喝得酩酊大醉,随口就同意了,范睢因而得以逃脱,于九死一生中拣回了一条命。后来魏齐后悔把范睢当死人扔掉,于是又派人去搜索范睢。魏国人郑安平听说了这件事后,马上就带着范睢一起逃跑了,他们隐藏了起来,等待时机的到来,范睢从此更名改姓,化名为张禄。  

过不了多久,秦昭王派出使臣王稽出使魏国。郑安平就假装当差役,去侍候王稽。王稽就问郑安平魏国有没有贤才愿意跟他一起到秦国发展?郑安平不失时机地推荐了范睢。为了不引起外人的注意,郑安平在一个晚上带上范睢去见王稽。王稽与范睢一见如故,两人的话还没谈完,王稽就已经发现范睢是位不可多得的人才,临别时分,王稽让范睢在约定的时间在三亭冈的南边等着他一并去秦国。

王稽办完事之后,就带上范睢进入了秦国国境。在行进的路上有一个小插曲也足以看出范睢的智慧与谋略。当他们的车子到了湖邑时,远远望见有一队车马从西边奔驰而来。范睢便问王稽:那边过来的是谁?王稽答道:那是秦国国相穰侯去东边巡行视察县邑。范睢一听是穰侯便说:我听说穰侯独揽秦国大权,他最讨厌收纳各国的说客了,为了免招歧视与侮辱,我还是暂时在车里躲避一下吧。不一会儿,穰侯到了王稽车前,就向王稽询问起关东的局势。客套寒暄完之后,穰侯有意问王稽说:使臣该不会带着那般说客一起来吧?这种人一点好处也没有,只会扰乱别人的国家罢了。王稽赶快回答说:臣下不敢。两人随即告别而去。范睢对王稽说:我听说穰侯是个智谋之士,处理事情多有疑惑,刚才他怀疑车中藏着人,可是忘记搜查了。于是范睢就跳下车来奔走,说:这件事穰侯不会甘休必定后悔没有搜查车子。大约走了十几里路,穰侯果然派骑兵追回来搜查车子,没发现有人,这才作罢。王稽于是与范睢进了咸阳。

王稽向秦王报告了出使情况后,趁机进言道:魏国有位叫张禄的贤才,此人是天下难得的能言善辩之士。他说秦王的国势已经危如累卵,只有采取他的方略才能转危为安。我所以把他带到秦国来。秦昭王不以为然,自己在位已三十多年,国势强盛。秦军南伐楚国,北败强齐,数困魏、韩、赵“三晋”之兵,幽死楚怀王于秦,魏、韩二君俯首听命。哪来的危局?于是问王稽危从何来?王稽告知秦昭王,张禄的方略只能面谈,不能用书信传达。由于当时的说客多如过江之鲫,鱼龙混杂,经常有口出狂言而无真才实学者混迹其中,因此,秦昭王并不相信这些套话,只让王稽安排范睢住在客舍,粗茶淡饭的招待他。就这样,范睢在客舍里等着秦昭王的召见,这一等就是两年多。当然对于智者来说,这两年的光阴里虽然也有焦虑与烦躁,但是并没有虚度,他利用空闲时间更深一步地了解了秦国的发展现状,分析了秦国潜在的危机以及领导者的心理。

当时的秦国虽然国势强盛,但是权力并没有集中于秦昭王手上,而主要由秦国“四贵”把持——穰侯魏冉、华阳君、泾阳君、高陵君。尤其是穰侯魏冉倚仗自己是宣太后弟弟,秦昭王的舅舅的身份做了秦国的相国,专权弄国,妒贤嫉能。不过魏冉还是有一定才华的,秦国当时的战神白起就是他举荐的,我们并不能说魏冉一点也没有“功高盖主”的意识,只是对于贪恋权力的人来说难以习惯于那种从颠峰到平地的落差,因此心里自然也就少了些淡薄名利的高贵。

公元前270年,穰侯魏冉举兵跨韩、魏而攻齐,夺取刚、寿二地,以扩大自己的封邑。范雎苦等的时机终于到了,他非常清楚秦昭王内心的纠结与矛盾,于是提笔写了封秘函,托可信之人呈奏给秦昭王。这封信中的一些思想即使在现在的国家用人与企业选才方面都有可供借鉴之处。可惜的是,四海之大又有多少领导者愿意去学习历史,并从中找寻到照亮走向成功之路的智慧光芒呢?

范雎在信中提到“……英明的君主执政,对有功于国者给予赏赐,有能力的人委以重任;功大者禄厚,才高者爵尊。故不能者不敢当职,有能者也不得蔽隐。而昏庸的君主则不然,赏其所爱而罚其所恶,全凭一时感情使然……利则行之,害则舍之,疑则少尝之……”范雎在这封信中反对用贵任亲,力主选贤任能,同时也指出了秦国枝繁干弱的国政现实,应采取措施加强中央集权,巩固君王的统治地位。最后他还说自己的有些主张不能在信中说得太明白,希望秦昭王能给点时间面谈。

当时的秦昭王正处于宗亲贵戚的包围之中,秦昭王见信大喜,立刻传命用专车将范雎接入宫中面谈。

范雎不但胸藏治国安邦的韬略,而且工于心计。秦昭王虚怀若谷,恳请赐教,范雎披肝沥胆,直言不讳。范雎在经过充分的铺垫之后,点出了秦国国政的的实质性弊端隐患:“大王上畏太后之严,下惑奸臣之谄。居深宫之中,不离阿保之手,终身迷惑,难以明断善恶。长此以往,大者宗庙倾覆,小者自身孤危。”范雎一语中的,点中了秦昭王的软肋。秦昭王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触,从此对范雎刮目相看。

范雎确实很有智慧,当然这种智慧也许就源于他在魏国仕途失败的经验总结,善于总结的失败者才是真正的智者与强者,也才可能成为未来成功的实践者。范雎初入秦廷,所以他在一开始的时候并不急于过分涉及内政,而是是纵论外事,以此进一步取信于秦昭王。

范雎深谋远虑,在当时确实少有人能比及。他在又一次晋见秦昭王时提出了“秦地之险,天下莫及。雄兵百万,战车千乘,其甲兵之利天下亦莫能敌。以秦卒之勇,车骑之众,用以治诸侯,如同良犬搏兔。然而兼并之谋不就,霸王之业不成,莫非是秦之大臣计有所失吗?”的问题,秦昭王洗耳恭听。正是在这次奏议中,范雎明确地提出了“远交近攻”的战略思想,这不仅仅是范雎对秦国作出的杰出贡献,也为后世人留下了宝贵的财富,无论是军事、政治还是外交格局上都能用上“远交近攻”的战略思想。范雎的可贵之处不仅仅是提出了理论思想,而且还提出了具体的实施方略:第一,就近重创韩、魏,以解除心腹之患,壮大秦国势力;第二,北谋赵,南谋楚,扶弱国,抑强敌,争夺中间地带,遏制各国的发展;第三,韩、魏、赵、楚依附于秦之后,携五国之重,进而威逼最远且是当时最强的对手齐国,使其回避与秦国的竞争;第四,在压倒各国的优势下,逐一消灭韩、魏诸国,最后灭齐,一统天下。

范雎“远交近攻”的战略思想是何等的气势恢弘,何等的远见卓识。当然最重要的是他遇到了志向高远的秦昭王,要不然他的思想也不过如心灵憩园中很多的忧国思想一样,只能见于文字的呐喊而已。秦昭王随即拜范雎为客卿,参与军国大政,主谋兵事。秦昭王能让一个从没有带过兵打过仗的人主谋兵事,这是需要很大的勇气、信任与自信的。

公元前268年,秦昭王用范雎之谋,发兵伐魏,攻城掠地,扩大了秦国版图。随后,范雎又及时地为秦昭王谋划“收韩”之策,公元前265年,秦昭王用范雎之谋,发兵占领韩国多座城池。

公元前266年,秦昭王感佩于范雎关于加强中央王权的“强干弱枝”方针政策的宏论,秦昭王下定决心先从削弱宗亲贵戚的专权和势力着手进行整顿,秦昭王不但罢免了穰侯魏冉的相位,命其回到自己的封邑。而且还驱逐其他“三贵”,并安置太后于深宫,不许过问国家政事。随后,秦昭王拜范雎为丞相,封之于应城,号为应侯,放手让范雎在内政方面实施变革。

公元前265年,魏王闻知秦昭王用张禄(范雎)之谋,将要东伐韩魏,急召群臣商议。相国魏齐认为秦强魏弱,主张遣使求和。于是,魏王派中大夫须贾赴秦议和,直奔咸阳,下榻于馆驿。

范雎闻知仇人须贾前来议和,喜不自胜。他换去相服,装做寒酸落魄之状,潜出府门,来到馆驿,谒见须贾。须贾一见来人竟是范雎,吃惊不小,以为范雎当年已经被魏齐的手下打死了。范雎告诉须贾,当年被弃尸荒郊,苏醒过来后,被一过客所救,亡命于秦,以打工聊以糊口。须贾不觉动了恻隐之心,留之同坐,索得食物赐之。当时正是隆冬季节,范雎的衣服不但单薄而且破旧,战栗不已,须贾见状忙着让随从拿出一件缯袍披在范雎的身上。须贾接着问范雎,自己来秦国想谒见秦国丞相张禄,但又苦于无人引见。范雎谎称自己的主人与张丞相关系很好,自己也经常出入相府,可以为其引见,不但如此,还可以为须贾借到大车驷马,供其驱使。

没过几天,范雎驾着大车驷马来接须贾去相府,街市上,范雎亲自为须贾执辔驾车。大家见范雎亲自驾车而来,都纷纷疾走回避,弄得车上不明事理的须贾很是惊异。到了相府门前,范雎转身对须贾说,自己先进去通报一下,让须贾在此稍候。须贾下车后就恭恭敬敬地等在门外,但是等了很久也没有消息,于是就悄声向相府的守门者询问,自己的故人范叔刚才入府通报,很久也没出来,问他能不能替自己招呼一下。守门者告诉须贾这里并没有什么范叔。当须贾得知范雎即是张禄时,如梦方醒,恐惧与惊慌顿时涌上心头,他脱袍解带,跪于门外,并托守门者报告说:魏国罪人须贾在外领死!范雎在鸣鼓之中,缓步而出。须贾跪伏不起,连称有罪。范雎历数须贾三大罪状后说道:你今至此,本该断头沥血,以消当年之前恨。然而考虑到你还念旧情,以缯袍相赠,所以苟全了你的性命。须贾叩头称谢,头也不敢抬地匍匐而出。

  范雎入见秦昭王,将魏国惧秦,遣使求和的事情,以及自己当年在魏国遭受凌辱的的往事一并做了汇报。秦王依范雎所奏,准魏求和,须贾之事,任其处理发落。

  几天以后,范雎在丞相府大宴各诸侯的使臣,宾朋满座,他唯独将须贾安排在阶下,并派两个黥徒夹之以坐,席上只备些炒熟的料豆,两黥徒手捧喂之,如同喂马一样。来宾们觉得很奇怪,于是范雎将当年在魏国遭受凌辱之事诉说了一遍,然后对须贾厉声喝道:秦王虽然许和,但魏齐之仇不可不报,留你一条蚁命归告魏王,速将魏齐人头送来。如若不然,我将率兵屠戮大梁。这番话直吓得须贾魂不附体,他回到魏国之后就将此事告知魏王。魏齐闻知此事后十分恐惧,星夜逃往赵国,私藏于平原君赵胜家中。秦昭王闻知此事后,欲为范雎报仇,设计诱骗平原君入秦,并扣为人质。声称,如果不送魏齐人头至秦,将不准平原君归赵。魏齐走投无路,于无奈中自刎而亡。

历史上最早、规模最大的包围歼灭战“长平之战”是决定赵国命运的生死之战,也是范雎谋略的又一实践,他巧施离间计,让赵王弃用名将廉颇,而起用了只会纸上谈兵的赵括。在战场上,赵国以无能之辈的赵括对决秦国的战神白起,那无异于以卵击石。结果秦军获得了空前的胜利,俘虏赵兵40万,除年老年幼者240人放还外,其余全部被白起命人坑杀。从此雄踞北方的赵国元气大伤,一蹶不振。

长平之战之后的各诸侯国,尤其是赵国犹如惊弓之鸟,见秦国再度发兵进攻赵国与韩国,两国感到惊恐万分,于是慌忙用重金请来当时的善辩之士苏代(纵横家苏秦的族弟),恳请他去秦国游说罢兵。

苏代是一位善于颠倒黑白,截长续短,驾轻就熟的说客。他向范雎陈说攻伐韩赵利弊端,如果攻克韩赵,那么武安君白起的功劳将超过范雎,到时候相国之位能否保住也很难说。苏代的一番说辞正好点中了范雎的要害。范雎随后就面见秦昭王,允许韩、赵割地求和。至此,白起与范雎将相不合。

范雎为了不让白起功劳盖过自己,于是就在数月之后,范雎命王陵攻伐赵都邯郸。但因赵国军民顽强抵抗,王陵屡屡受挫,损兵折将。一年后,秦昭王决定再次起用白起取代王陵进兵赵国。可惜,白起在战场上是高人,但在政治斗争中却是侏儒,他埋怨上次因范雎的掣肘而功败垂成,于是以有病在身为由予以拒绝。秦昭王最后只好派王齮替代王陵,进攻赵都邯郸。无论是王齮还是王陵,其军事才干都没法跟“战神”级的白起相提并论的,最后不但迟迟不能攻下邯郸。反而遇楚国春申君、魏国信陵君等率数十万大军救援邯郸,而把秦军打得大败。

白起在秦军大败之后不但不主动请缨,反而说,秦军之所以失败都是因为不听他的谋略的缘故。秦昭王听后非常恼怒,但还是决定再命白起为将,怎奈白起自称有病,就是不肯从命。秦昭王一气之下革去了白起的军职,将其削为平民,逐出咸阳。这时候,范雎又不失时机地对秦昭王道:白起左迁,怏怏不服,口有余言,恐为后患!于是,秦昭王就命使者追赶白起,赐予一柄利剑,令其自裁。就这样,这位被司马迁称赞为料敌合变,出奇无穷,声震天下,征战沙场达37年之久的一代名将,没有战死沙场,而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范雎知恩图报,对于有恩于他的郑安平与王稽,他都想方设法让他们加官进爵。有一次,他晋见秦昭王时奏道:“臣本魏一亡命之人,如果不是王稽忠于大王而纳臣于秦,如果不是大王英明圣哲,臣安能富贵如此。然王稽至今仅为谒者,当年救臣于水火之中的郑安平亦未重用,请大王恩赐。”秦昭王念范雎功劳,准其奏请,任命王稽为河东太守,任命郑安平为将军。范雎在妒杀白起之后,就让郑安平率兵进攻赵国。结果大败,郑安平率两万士卒降赵。按照当时秦国的法律规定“任人而所任不善者,各以其罪罪之。”范雎当株连降敌大罪,受三族连坐之治。秦昭王爱惜范雎这样的人才,不但没有治范雎的罪,反而加赐食物,慰勉范雎。并且下令:“有敢言郑安平事者,以其罪罪之。”郑安平出事后,范雎的另一位恩人王稽身为太守却与诸侯私通信息,事情败落后被赐以弃市重刑。范雎接连涉嫌,秦昭王虽不深究,但言语之中开始有些微词,范雎情知失宠,地位岌岌可危,既惭愧又有些恐惧,他不得不思谋退身之计。

正在范雎借病退避,闲居家中之时。燕国人蔡泽来到了秦国,蔡泽不但其貌不扬,而且身无分文,他跟范雎有着类似的遭遇,也曾周游列国,屡以其学问政于诸侯,可惜始终怀才不遇。

蔡泽一到秦国就大放狂言,倘能一见秦王,必可夺取范雎相位。范雎听闻很是惊讶,于是就召见了蔡泽,经过一番交谈,才知蔡泽的确不是沽名钓誉之辈,而是一位难得的人才,他无论谈人事、论安危,都能剖析得头头是道。

蔡泽博古论今,剖析了“比干忠正却不能续殷存,子胥智谋却不能保吴完,申生孝敬却不能止晋乱”的原因——名身俱全者,最上;名可法而身死者,居中;身存而名辱者,最下。蔡泽列举“商鞅、吴起、文种诸人,竭力尽忠,功高盖世,然而却惨遭诛戮,不得身名俱全,甚为可悲。”蔡泽还从自然现象“天地万物,四时之序,无功者来,成功者去,这是浅易之理;日中则移,月满则亏,物盛则衰,这是天地常数;进退盈缩,与时变化”中感悟圣人之道,希望范雎摆脱“凡夫俗子,惑于私利,以致昏聩不悟”的思想囚笼。蔡泽最后还提醒范雎,“成功之下,不可久处”,如果范雎不以为然,那么就会重蹈商鞅、吴起、文种之祸的历史覆辙。

一个人的智慧主要源于对历史的学习与人生经历的感悟,范雎是位智者,所以对于历史他并不陌生,对于历史中所感悟出的现实意义更是一点就透。他在蔡泽的点拨之后,就上书奏请昭王,自称病重,并盛赞蔡泽是位贤才,推荐其代己为相。范雎功成身退,最后在封地寿终正寝。

范雎的人生跌宕起伏,尤其是他背运的时候,空有报国之志,却在险象环生中艰难度日。如果范雎当年跟随须贾出使赵国时留在赵国做了客卿,那么范雎就不会有被人拷打成肋折齿落,体无完肤的皮肉之苦,更不会有被席裹弃于茅厕,让宾客往他身上撒尿的人身凌辱。他在赵国可以安乐一生,但他一定只能是历史的匆匆过客,走过了人生却留不下足迹。如果当年范雎没有发生被陷害之事,反而受到须贾的举荐,魏齐的赏识与魏王的重用,也许魏国可以强于一时,但终究难以改写秦国统一中国的进程。如果范雎没有去秦国,那么秦国一统天下的步伐就不可能迈得那么快,也许秦昭王仍然还是一位谙弱无力的君王,处处受到穰侯魏冉、宣太后、华阳君、泾阳君、高陵君等权贵们的制掣,甚至还可以出现权臣乱政的现象。

我在之前的文章中提出过为什么最后战国七雄中统一中国的是秦国,而不是其它六国中的一个,关键是秦国历史上出的明君比其它国家多,而且上下一心的君臣搭档也比别的诸侯国多,比如秦穆公之与百里奚,秦孝公之与商鞅,秦惠王之与张仪,秦昭王之与范雎等都是历史上不可多得的君臣典范。

秦国因何而强大?首先是定位不同,秦国志在天下,而六国苟安于现状。其次是秦国真正认识到人才的重要性,并且始终在不拘一格地用人才。秦国甚至有规定,但凡为国举荐贤才者均可得到封赏,而其它六国对于人才的重视大多只是在做表面文章。六国几乎都在玩人才游戏,君王们大多只是在口头上象征性地说说人才的重要,但实际上,只有秦国在海纳百川,不拘一格地招贤纳士,网罗人才,并且做到人尽其才。可以这么说,范雎在当时秦国以外的任何一个国家里都不可能淋漓尽致地施展他的才华,而且范雎并不是唯一的例外,我只要随便枚举几位秦国历史上的名相的原籍就能知道历代秦国国君的用人胸怀了。百里奚是楚国人,商鞅是卫国人,张仪是魏国人,范雎是魏国人,蔡泽是燕国人,吕不韦是卫国人,李斯是楚国人,总之,他们都不是秦国人,但最终都在秦国找到了人生的支点,实现了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封侯拜相的夙愿。

秦国海纳百川,不拘一格的用人与六国停留口号式的用人观在当今的世界格局中同样在翻版演绎着。现在,很多人在盲目地贬低甚至否定美国的政治体制,在这些方面我无须多说,大家只要看看奥巴马的成功之路就可以明白了,肯尼亚裔的奥巴马在美国可以成为总统,但在别的国家,尤其在论资排辈的国度里,估计充其量只能做个小小的公务员而已,要想成为一把手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范雎是战国时期秦国的一代名相,他“远交近攻”的对外战略思想与“ 固干削枝”的内政方针对于秦国最终统一天下奠定了基础。范雎智慧与谋略胜人一筹,让人称颂,同时他有恩必酬,有仇必报的的思想一直以来也颇受争议。司马迁在写范雎时,有过“一饭之德必偿,睚眦之怨必报”的评价。范雎恩怨太过分明,以致于一些历史学家与学者们在评价他的为人时总喜欢用“心胸狭窄”、“小肚鸡肠”等字眼来形容他,但是,试问又有几人能走进他的内心深处,去读他,去感受他那段在魏国受尽苦难与屈辱时的痛苦与无助呢?我能够理解范雎羞辱须贾,誓杀魏齐以解当年之恨的小情结。范雎当年受到的身心污辱是我们很难用语言来形容的,那种挣扎在死亡边缘的九死一生中还受到人身侮辱的愤恨是我们常人所难以想象的。当然,对于范雎妒杀白起一事,虽然有政治角力的考虑在里面,但是这件事情上我觉得范雎还是缺少点政治家的胸怀。

我能理解范雎报私仇以解前恨的小情节并不代表我鼓励大家以怨报怨。我还是觉得做人做到爱憎分明很重要,对于懂得感恩与懂得纠错的人来说,我还是主张以德报怨的,但是对于那些冥顽不化,甚至对于自己的过错视而不见,不以为然的人,尤其是那些从来不思悔改的人就没必要去感化了,因为世上有些人根本就是没办法感化的,花自己宝贵的时间去感化那些压根就无法感化的人无异于慢性自杀,甚至还有些人正是利用善良的人们以德抱怨的善心在不厌其烦,周而复始地欺骗善良。

在范雎的身上,有人生的坎坷与磨难,也有功成名后的欢畅,在他的人性中溶入了大智慧也带进了小情结,也许正是因为看起来有些矛盾的要素融合在一起,才构筑起了真实而又可爱的战国时期秦国一代名相范雎。

海浪里的鱼  整理原创(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转贴、引用等

2012-2-18

  评论这张
 
阅读(48959)| 评论(3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