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浪里的鱼的博客[心灵憩园]

在心灵憩园里,邀您一起品味澎湃激扬中的宁静致远!

 
 
 

日志

 
 
关于我

纵使岁月流淌,世事沧桑,永远不老的依旧是我那“直挂云帆济沧海”的壮志豪情。在变幻莫测的人生路上不畏艰难险阻,感受那种超越单纯追求成功导向的快乐真乃人生幸事!虽然未来的人生路上依旧会有成功也会有失败,有快乐也会有忧伤,有顺心也会有挫折,有笑颜也会有惆怅……但我坚信:认真的人改变自己,执着的人改变命运! (特别声明:本博客崇尚原创,真诚希望爱好文学的读者常来做客,但未经本人许可严禁转载、转贴本博客文章或将本博客设置成友情链接等!本人特立独行,概不接受任何圈子的加入申请,谢绝信息推广的博客来访,敬请谅解!)

网易考拉推荐

李氏遗恨之李广难封  

2012-11-06 17:46:01|  分类: 秦汉秋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这是荆轲准备入秦刺杀秦王政(即后来的秦始皇)前在易水河边辞别燕太子丹时所唱的歌,在荆轲刺杀失败之后,秦王大怒,命王翦率军伐燕,其麾下战将李信率领轻骑突进,大败燕太子丹,迫使太子丹逃入蓟城坚守,不久王翦率大军抵达并攻克燕都蓟,燕王和太子丹退保辽东,李信穷追不舍。最终燕王不得不杀了太子丹献给秦王以保全燕国,但是秦军一直没有停住进攻的脚步,直到俘虏了燕王。

在灭燕过程中李信功不可没,这位李信就是汉朝飞将军李广的先祖。虽然后来李信因在率军攻伐楚国的战争中落败,在后续的历史上没有留下太多关于他的文字记载,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李信虽然没有延续辉煌,但是也没有大罪,他的那一脉在陇西开始了繁衍生息,他的将门血统也一直影响着他的后世,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李广这一脉

今天写的李氏并非泛指李姓一族,而是特指汉朝飞将军李广一脉。

后世有不少文人墨客写过关于李广的诗词文章,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唐代宗时期十才子之一的诗人卢纶根据司马迁《史记·李将军列传》中李广善射的描述写就了流传千古的《塞下曲》之二——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平明寻白羽,没在石棱中。

飞将军李广从汉文帝时开始从军,一直到汉武帝时饮恨自杀,他怀才不遇,在一生的仕途中充满坎坷艰辛与命运不济的无奈

汉文帝当政的第十四年,李广开始从军,在抗击匈奴战斗中以善射闻名军中,他屡立奇功,被升为汉中郎,以骑士侍卫汉文帝。汉文帝执政时期为了休养生息,没有对匈奴进行大规模用兵,因此李广即使胸怀封侯之志也难以梦想成真,汉文帝也曾经为之感叹:李广实在是可惜,他生不逢时,如果生在汉高祖刘邦打天下时,以李广之才封个万户侯根本不在话下!

汉景帝时期,李广在平定吴楚七国之乱中立下战功,但因其私自接受了梁王授给他的将军印,班师回朝后,功过相抵,没得到封赏。后来李广任上谷太守,当时的典属国(负责属国的官员)典属国公孙昆邪向汉景帝上书:“李广才气,天下无双,自负其能,数与虏敌战,恐亡之。”可见当时打硬的李广已经誉满天下,被人看作是“国器”。汉景帝爱惜他的才华而不让其冒险,致使一心想封侯的李广在最有为的青春年华里错过了封侯的机会

汉武帝用人不拘泥于思维定势,他大胆跨越了绝大多数领导在用人时往往都会考虑家背景与以往经验的固有思维,这点从他敢于重用奴隶出生的卫青为将,后来又敢于重用毫无作战经验的霍去病等人上就能看出来。

综观汉武帝的用人方略,除了以上这点外,他还倾向于用自己看好或培养出来的新人,而且也有裙带关系的倾向。卫青是汉武帝第二任皇后卫子夫的弟弟,而霍去病则是卫子夫的外甥。后来重用的李广利(备注:李广与李广利有一字之差,注意区别)则是汉武帝宠妃李夫人的长兄。这里不得不说一下能力一般的李广利,因为李广这一脉的悲情李广利有一定的关系

李夫人出生于从事音乐歌舞的乐人之家,入宫后受到汉武帝宠爱,不过短短几年后她就染病在身,卧床不起。李夫人是很聪慧的女人,她非常清楚自己因为久病而面容憔悴,因此当汉武帝去看她时,李夫人以被覆面,婉言拒绝,只要求在她去世后汉武帝善待她的儿子昌邑王以及她的兄弟们。汉武帝坚持要看,并承诺只要让他看上一眼,他就马上赏赐千金并加封她的兄弟们,但是李夫人明白色衰则爱弛的道理,所以她说是否加封她的兄弟全在皇帝本人,最终坚持不让汉武帝见她一面。当时的汉武帝愤怒至极,拂袖而去。然而正是因为李夫人没有让汉武帝见到她病容憔悴的一面,才让汉武帝记住了她最为美艳时的风情万种,在李夫人去世之后,汉武帝还很怀念她。李夫人的长兄李广利也因此而被加封为贰师将军,但是李广利的战绩平,其能力远远不及卫青与和霍去病,甚至还不如后面我要写的李广的孙子李陵

汉武帝的上述用人观让卫青、霍去病等这样的毫无作战经验的新人在征战匈奴中留下了辉煌的篇章,也成就了他们一代名将的风采,但同时也扼杀了战斗经验丰富却又自视甚高的李广封侯的机会。

客观地说,汉武帝在开始的时候还是很看重李广的,但是李广的名气太大,因此在公元前129年,卫青、李广、公孙敖、公孙贺等四人各领一万精骑四路出击匈奴时,匈奴人认为这四人中只有李广才算得上是名将,因此发重兵围攻李广,最终李广寡不敌众受伤被俘,虽然李广在被押送途中飞身夺马,最终逃脱,他收集余部回到了京师虽然李广因此留下了“飞将军”的美名,但是按汉朝法律应该斩首,后用钱赎罪,成为平民。值得一提的是,这是卫青第一次参加对匈奴的实战,因为他没什么名气,所以匈奴人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卫青捡了个便宜,首战告捷,由此奠定了他在汉武帝心目中的地位

李广为将廉洁,平易近人,他不善言辞,如果将他放在人堆里,你根本看不出他是位将军,倒像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

李广在家闲居六年之后,边关战事又起,又被重新起用,然而命运之神并没有垂青于他,大多数年轻的将军多因立功而被封侯,而李广却无功而还。二年之后,李广奉命与张骞合一处出击匈奴,李广因为在匈奴人中的名气太大,因此他的军队又一次受到了匈奴左贤王带领的四万名骑兵包围,而张骞率领的人马又没能及时跟他合,致使李广的军队几乎全军覆没。战后李广功过相抵,没有得到任何赏赐。

我们可以想象,一心想要封侯的李广面对那么多后辈将领们都已封侯,而他自己依旧没能如愿时,他的心中一定非常纠结、无奈与落寞。

李广曾多次上书要求跟随卫青与霍去病出征匈奴,但是汉武帝认为他的年龄大了,因此一直未被起用。其实汉武帝的内心是非常复杂的,一是汉武帝喜欢用新人,二是李广自视甚高,难以节制,三是汉武帝也有着绝大多数领导的通病,在李广次对匈奴的作战中,给过他不少机会,但是没有一次有大的作为,因此对于李广多少有些失去信心。

汉武帝虽然最终答应了李广请求再战匈奴的要求,但是他觉得李广年老而且命运不济,每次出征几乎都要遇到各种状况,于是他暗中嘱咐卫青不要让李广正面对决单于。

其实封侯的机会无处不在,除了个人自身的能力水平外,还得看领导敢不敢用他,能不能在百战百殆中还给他以扬名立万机会。李广无疑没有那么幸运,他在最后的关头又一次失去了立功封侯的机会。

李广坚决要求卫青给他当先锋正面对决单于的机会,但是卫青遵照汉武帝的嘱托没有答应李广的渴求。李广怀着满腔的愤怒不辞而别,无奈地带着他的部队按卫青的指示从水草极少,不利于行军的东路迂回,可惜因为向导的问题而迷了路,延误了与卫青军团会合的日期,好在卫青临危变阵,在李广军队未到的情况下与单于展开了厮杀,并最终取得胜利

李广因延误军期而自责不已,一是军法难容,二是自己错失了又一次难得的封侯机会。虽然在与卫青军团会合之后,卫青派出长史带上干粮酒食送给李广,并关切地问起李广等迷路的情况,但是李广的心情更是难以平静。对于恃才傲物的一代名将来说,卫青的慰问更多的是同情与怜悯,这是他难以接受,让其内心平复的。

六十多岁的李广仰天长叹,回想自己前后与匈奴作战四十多年,经历了大小战斗七十多次,却始终得不到封侯的机会,最终还得面对刀笔吏的文书攻伐,他带着满腔的悲愤与对命运不济的抱憾拔刀自刎。百姓们知道李广的事情之后,无不扼腕叹息,为之流泪。

李广的命运归宿有偶然因素,也有必然原因,之所以说是偶然是因为他的运气的确一直不太好多少次封侯的机会就在李广面前,但是因为各种各种各样的原因让他不无遗憾地与机遇擦肩而过。汉文帝时期他是个热血青年,然而没有大规模对匈作战的机会,因此多少有些大丈夫生不逢时的感慨。汉景帝时期李广正值壮年,但因其名声太大,汉景帝将其视为国器,不让他过分冒险。汉武帝时期对匈奴大规模用兵,李广终于有了封侯的机会,然而匈奴人又特别“优待”李广,多次以优势兵力攻击李广的军队,致使其难有作为,还有两次擦肩而过的机会也让李广深感懊恼,一次是因为张骞军队的迷路没能与其按时会合,致使李广所部几乎全军覆没,还有一次是李广军队迷路而错过了决战良机。

李广难以封侯的必然原因就是他的性格要素俗话说:宰相肚里能撑船,将军额头能跑马。像李广这样纵横疆场的将军应该有非凡的胸襟与气度才对,但是李广的胸襟却不够宽广

李广赋闲在家期间,曾有一次在夜间带上随从骑马外出,跟朋友一起在乡间饮酒。返回时路过夜间宵禁的霸陵亭,喝醉了酒的霸陵亭尉上前大声呵斥李广不让通行。李广的随从告诉他这是前任的李广将军。亭尉一点也不给李广面子,他告知李广,别说是前任将军了,就是现任将军也不能夜间通过。亭尉命人扣留了李广等人,让其当夜留宿于霸陵亭下。李广哪里受过这个窝囊气,因此他记住了霸陵亭尉。不久之后,匈奴进犯边境,汉武帝重新起用李广,李广见复仇的机会来了,于是向汉武帝提出特别申请,希望准许霸陵亭尉随他一同去前线。然而等亭尉一军中,李广就命人将其斩杀。

从李广对待许霸陵亭尉的事情上,如果单纯地说李广心胸狭隘似乎过分了点,但是我们不难看出,李广是一个比较自负的人,他自视甚高,打心眼里就希望别人尊重他,而霸陵亭尉目空一切,根本不把李广放在眼里,这让李广在他人面前颜面扫地,致使其产生报复心里。

李广不但自己有这种狭隘的思想,而且也遗传给了他的幼子李敢,并招致杀身之祸。李广有子三人,长子李当户,很早就去世了。次子李椒为代郡太守,先于李广去世。幼子李敢经常随军出征,立下了不少战功。李广死时,李敢以校尉身份随霍去病力战左贤王,因其战功显赫而被赐爵关内侯。在李广死第二年,李敢子代父职,任郎中令。李敢虽然已经功成名就,但是他一直对其父亲李广的死耿耿于怀,他认为父亲的自杀完全是因为卫青的有意刁难,于是他趁大将军卫青疏于防备时击伤了他,一向处事低调的卫青并没有声张。但是卫青的外甥骠骑将军霍去病知道此事后大为恼火,他在李敢去上雍甘泉宫狩猎时将其射杀。汉武帝一向偏爱霍去病,因此他知道此事后并没有追究霍去病,反而以“鹿触杀之”了事。

虽然李广到死也没有实现自己多年来立志封侯的梦想,但是在历史长河中,有多少侯爵们都已不见了踪迹,而李广依旧让后世人津津乐道。也许正是李广这种一心想得到而最终又落空的无奈激发了无数关注历史的后人对他的惋惜与同情。

既然写到了李广,我想后世人不仅仅应该只知道“李广难封”的历史典故,而应该全面地了解李广。李广虽然有一定的性格缺陷,在对待霸陵亭尉的事情做得不够大气,但是综观李广的人品还是有可圈可点之处的。虽然李广不善言词,但是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李广一生忠君爱国,至死不改其心志。李广治军简易,人人自便,士兵轻松自在,但是一有战事,将士们都愿意以死相搏,这点上足见李广是有一定人格魅力的将领。另外李广一生正气,一心为国,不为自己谋私利,这点也是当时很多官员最为欠缺的。当然,客观地说,李广是一名优秀的战术家,而不是战略家,他有局部战役的指挥能力,而没有全盘统筹,运筹帷幄的将帅风范。

如果说李广最后的自裁是对于命运多舛的自我解脱,那么后来他的孙子李陵的无奈叛国则为李氏家族招来了灭顶之灾。

 海浪里的鱼 原创(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转贴、引用等

2011-11-6

  评论这张
 
阅读(36608)|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