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浪里的鱼的博客[心灵憩园]

在心灵憩园里,邀您一起品味澎湃激扬中的宁静致远!

 
 
 

日志

 
 
关于我

纵使岁月流淌,世事沧桑,永远不老的依旧是我那“直挂云帆济沧海”的壮志豪情。在变幻莫测的人生路上不畏艰难险阻,感受那种超越单纯追求成功导向的快乐真乃人生幸事!虽然未来的人生路上依旧会有成功也会有失败,有快乐也会有忧伤,有顺心也会有挫折,有笑颜也会有惆怅……但我坚信:认真的人改变自己,执着的人改变命运! (特别声明:本博客崇尚原创,真诚希望爱好文学的读者常来做客,但未经本人许可严禁转载、转贴本博客文章或将本博客设置成友情链接等!本人特立独行,概不接受任何圈子的加入申请,谢绝信息推广的博客来访,敬请谅解!)

网易考拉推荐

为乌鸦平反  

2011-10-01 17:25:03|  分类: 纵论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 乌鸦报忧,喜鹊报喜。如果人们一大早出门就看到喜鹊从头顶飞过,或者听到了喜鹊的叫声,那么心情一定会特别舒畅如果人们一出门就看到乌鸦从头顶掠过,或是听到惟恐避之不及的乌鸦的叫声,那么一定会觉得浑身不自在,心里会不断地犯嘀咕,深怕要出什么事情。现实社会生活中,要是有人说些担忧的话,就会被人讽为“乌鸦嘴”。

我很早就想给乌鸦平反了,但是一直没做。之所以以前没给乌鸦平反,是因为我认为在我们的经济快速发展中,社会出现的很多问题都会在大家的自我反省中得到改善。不过,非常可惜的是这种改变微乎其微,相反,我们在缺少反省与敢纠错的纠结中前进着。如果现在还不给乌鸦平反,我想会有三个严重后果:一是乌鸦们不答应,因为它们委屈了太久太久;二是“乌鸦”们前瞻性的警示得不到当局与百姓的重视,眼睁睁地看着发展滑坡而无能为力,他们也会觉得非常失落与难过;三国家与民族的发展离开了“乌鸦嘴”们地刺痛与提醒,必然会在纠结中发展,说不会栽跟头

国庆节是个喜庆的节日,按理说应该写点歌唱祖国以及党的英明领导的颂歌,但是我今天并不想写这些。在繁荣的虚华中发展着的中国,最需要的并不是谱写赞歌的人,而是能有更多敢于逆潮而动,并能点出未来发展问题的“乌鸦嘴”,不断警示听惯了赞歌的人们在前进中纠正方向。即使“乌鸦嘴”们拯救不了整个社会,也希望这些有智慧与前瞻性的“乌鸦嘴”们能多拉起几个在纸醉金迷中变得麻痹与堕落的落水灵魂。

 

大家之所以一直以来不怎么喜欢乌鸦,主要有两大原因:一是因为乌鸦通体漆黑,长相丑陋;二是因为乌鸦的叫声太难听,觉得不吉利。也正因为这两个原因,乌鸦一直以来就遭人嫌恶,难登大雅之堂,就连历代画家们的水墨丹青中也极少出现乌鸦的身影。

在古代巫书的记载中,乌鸦是大不详之鸟,它和黑猫一样,常常死亡恐惧和厄运的代名词,人们认为乌鸦是凶兆、不祥之兆,乌鸦的叫唤,会带走性命、掠走人的魂魄。

由于受到世俗的影响,我从小也对乌鸦存有偏见。记得小时候,村民们一旦看到有乌鸦停栖在门前的树梢上,就会觉得晦气,要想方设法地赶跑它们。

我对于乌鸦的偏见还来自于小学时读的一篇寓言课文《狐狸和乌鸦的故事》,故事里大意是:森林里一棵大树上住着一只乌鸦。树下有个洞,洞里住着一只狐狸。有一天,乌鸦叼来了一块肉,乌鸦站在树上休息时,被狐狸看到了。狐狸垂涎欲滴,很想从乌鸦嘴里得到那块肉,但是乌鸦在高处,狐狸自然没法硬抢,只能智取,于是狐狸对着乌鸦说:“亲爱的乌鸦,您好吗?”乌鸦没有回答。狐狸只好着笑脸又说:“亲爱的乌鸦,您的孩子好吗?”乌鸦看了狐狸一眼,还是没有回答。狐狸摇摇尾巴,第三次说话了:“亲爱的乌鸦,您的羽毛真漂亮,麻雀比起您来,就差远了。您的嗓子真好,谁都爱听您唱歌,您就唱几句吧?”乌鸦听了非常得意,心想,说自己嗓子好,爱听自己唱歌的也许只有狐狸了。于是就得意地唱了起来。可是乌鸦刚一张嘴,肉就从嘴里掉了下去。狐狸叼起肉就钻到洞里去享受美餐了,只留下乌鸦还在树上忘情地唱歌。

小时候,每次翻看这篇课文,都会觉得乌鸦真的好笨,上了狐狸的当了。随着岁月的流逝,我知道了很多关于乌鸦的真实故事,觉得自己不但很无知,而且还冤枉了乌鸦,因此今天写此文,也有对乌鸦表示歉意的含义在里面。

接下来,先让我们一起认识一下集孝顺、专情、团结、智慧于一身的乌鸦吧!

一讲到孝道,大家都会自然而然地想到“羊羔跪乳,乌鸦反哺”。乌鸦反哺的故事经过世代的口授心传,流传至今,已为无数人知晓。小乌鸦们出生之后,乌鸦父母会任劳任怨地将他们哺育长大,当乌鸦父母年老体衰,不能觅食或者双目失明飞不动的时候,他们的子女们就四处去寻找可口的食物,衔回来嘴对嘴地喂到父母的口中,以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它们从不抱怨,从不厌烦,一直到老乌鸦临终,再也吃不下东西为止。乌鸦们这种优良的传统足以让现代社会中很多不懂得孝的人脸红羞愧。在李时珍的《本草纲目·禽部》里也有过关于乌鸦的记载:“慈乌:此鸟初生,母哺六十日,长则反哺六十日,可谓慈孝矣。”无论人们如何看待乌鸦,乌鸦的“孝鸟”形象还是不容抹杀的。

乌鸦不但孝顺,而且还忠于爱情,十分专一,一旦选定对象就会相伴终生。乌鸦很勤劳,在谈对象的时候,雄乌鸦常常会任劳任怨地帮助雌乌鸦搭窝筑巢。喜结良缘之后,它们相濡以沫,任劳任怨,在雌乌鸦抱窝期间,雄乌鸦会毫无怨言地觅食喂养它。

乌鸦有团队精神。乌鸦的习性是群居,除少数种类外,常结群营巢,乌鸦大部分时间生活在乌鸦群里,一群乌鸦一般有几十只,多的时候达几千甚至上万只,它们会在秋冬季节混群游荡。在法国巴黎自然博物馆工作的鸟类学家居伊·雅里在研究乌鸦的习性中惊奇地发现,乌鸦筑巢时需要材料,如果一只乌鸦嘴里叼着如小树枝、塑料等材料,它在疾飞中张开嘴,另一只乌鸦会精准地接住,再传给下一只,就像橄榄球运动员在传球!乌鸦喜欢把巢筑在一起,因此通常几百个乌鸦巢汇聚在一起,构成一个地地道道的乌鸦村。学者们研究认为,乌鸦的行为复杂,表现出了较强的智力和社会性活动。

乌鸦并不像寓言故事中描绘的那笨,乌鸦是很有智慧的。伊索寓言中有个《乌鸦喝水》的经典故事——一只乌鸦口渴了,到处找水喝。乌鸦看见一个瓶子,瓶子里有水。可是瓶子里水不多,瓶口又小,乌鸦喝不着水,怎么办呢?乌鸦看见旁边有许多小石子,想出办法来了。 乌鸦把小石子一个一个地放进瓶子里。瓶子里的水渐渐升高,乌鸦就喝着水了。

也许你觉得这仅仅是寓言故事,没有多大的可信度,而其实乌鸦的智力远大于此。乌鸦不但天性聪明,而且还善于学习与思考。研究人员做过试验,证明乌鸦能自主将铁丝弯成钩状钩出细颈瓶中的小桶(研究人员特别设置),或是用带钩状的小树枝钩出树洞里的虫子。乌鸦的巢通常筑在大树(通常喜欢筑在杨树上)的最顶端,乌鸦只需几分钟的工夫,就叼来细树枝,加固它们的巢穴。当选中的一根树枝太粗,用嘴叼不折时,乌鸦就会猛地窜上去,用爪子抓住树枝,身体直立。如此反复,直到利用惯性把树枝折下来为止。在新加坡市内,就曾栖息过十几万只乌鸦。当局派出武装巡逻部队,向空中鸣枪驱赶。乌鸦非常聪明,它们很快就能察觉巡逻车的方位,并及时躲避。不但如此,它们还能精确地估计出子弹的射程高度,使得子弹根本伤不着一根毫毛。 在日本有一种乌鸦更是让人惊奇,它们停在街头十字路口等待红灯亮起,然后迅速飞到马路的车轮下面,把坚果放在那里,绿灯亮起汽车开走后,它们再飞过去把碾碎的坚果衔起来享受里面的美味。关于乌鸦智慧的故事其实是不胜枚举,这里不再细述。

也许你还不知道吧,乌鸦浑身是宝,还是一味中药,主治五劳七伤、经脉不通、积血不散、虚劳瘵疾、老人头风、头晕目黑、小儿癫狂、乳汁不通等疾病。我老家一老年妇女因为虚劳瘵疾,好几家医院都看不好,家人在无奈中寻找到了民间偏方,吃了乌鸦熬制的中药,居然奇迹般康复了。

其实,在我们的历史上,对于乌鸦好恶评论的分水岭出现在唐朝,在唐代以前,乌鸦在中国民俗文化中是有吉祥和预言作用的神鸟,“乌鸦报喜,始有周兴”的历史传说就是佐证,西汉的董仲舒在《春秋繁露·同类相动》中引《尚书传》:“周将兴时,有大赤乌衔谷之种而集王屋之上,武王喜,诸大夫皆喜。”古代史籍《淮南子》、《左传》、《史记》中也均有名篇记载。唐代以后,开始出现了乌鸦主凶兆的学说,唐段成式《酉阳杂俎》中提到:“乌鸣地上无好音。人临行,乌鸣而前行。”

基于上述论证,我们把乌鸦扣上“凶兆”的帽子是完全不正确的,应该予以平反。希望当今社会能有更多的人能正确地认识乌鸦,也希望能有更多的人能正确地看待那些报忧不报喜、专门抨击不合理现象的孤独而勇敢的“乌鸦嘴”们。别以为“乌鸦嘴”们不能代表社会的主旋律,其实他们看问题比谁都看得深入,他们看到了当局看不到的深度;别以为“乌鸦嘴”们不爱国,没有民族自豪感,其实他们比谁都爱着自己的祖国,主要还是因为他们有着“爱之深,责之切”的情愫;别以为“乌鸦嘴”们总是牢骚满腹,像愤青,其实他们是不希望国家在未来的发展中遭遇重大挫折,更不希望看到国家在中兴时走向困顿与迷惘。

繁荣的虚华下,不乏有壮写赞歌的附庸的无良专家与文人墨客,但少有敢于直面现实问题的“乌鸦嘴”。解放后的大跃进时代留给我们整个社会以极大的伤痛,历史不应该被淡忘,不应该换种方式重演。其实,在大跃进时代,大家都知道亩产万斤的事情是假的,但是没有几人敢说真话。现在,我们在大踏步地前进过程中,同样也派生出了很多的社会问题,也许有人知道,也许有人不知道,但是不管怎么说,敢于说真话,说出刺痛大家的真话的人太少太少了。

我之前写过好几篇关于社会民生的文章,但是看者寥寥,甚至很多人觉得我的观点太过激进,觉得有些问题并没有所说的那么严重,而其实我所说的那些问题比我写出来的更严重,只是顾及面子,不好做更深入地剖析。因为有很多的问题即使剖析得很深入,也未必会引起执政者的重视,相反,他们会觉得难堪,因为他们最缺少的就是直面问题的勇气,官员中如朱镕基那样“谁敢让我难堪,我就敢重用谁”的官员实在是少之又少。

我在《战略与发展》、《中国建立高级智库的紧迫性与必要性》等多篇文章中点到了很多发展过程中潜在的风险,其中最为严重的问题是住房、医疗、教育、环保、重复建设、计划生育、地方债务、贫富差距等问题,还有在经济快速发展过程中滋生出来的贪污腐败与行政渎职与行政不作为等问题。这里就不再细述。

今天在这个全国喜庆的日子里,我为乌鸦平反是希望我们的执政者们不要总是高高在上,而要放下官架子,在没有工作组事先安排的前提下,多下基层去了解百姓的心声,尤其要多听听“乌鸦嘴”们的尖锐批评,因为那里才有最真实的声音。同时我也希望,能有更多在纸醉金迷中迷失了方向的人们能在“乌鸦嘴”们不厌其烦的叫声中找回曾经失落了的纯真。不管执政者还是普通百姓,如果连刺的乌鸦叫声都唤不醒沉醉的灵魂,那就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了

如果你看了此文后还是觉得乌鸦就是丑陋、愚蠢的代名词,那么只能说明你的固执与浅陋。乌鸦其实是一种充满灵性与智慧的鸟,我们对乌鸦的误解并不是因为乌鸦本身的问题,而恰恰说明我们自己的无知与浅薄。如果乌鸦真是一种“报忧不报喜”的鸟,那更能说明它的先知先觉。如果你觉得我为乌鸦平反,是为自己正名,感觉我就是一张“乌鸦嘴”,那么我宁愿跟社会上少有的“乌鸦嘴”们一起背负起“骂名”,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海浪里的鱼  原创(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转贴、引用等

2011-10-1

  评论这张
 
阅读(88618)| 评论(4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