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浪里的鱼的博客[心灵憩园]

在心灵憩园里,邀您一起品味澎湃激扬中的宁静致远!

 
 
 

日志

 
 
关于我

纵使岁月流淌,世事沧桑,永远不老的依旧是我那“直挂云帆济沧海”的壮志豪情。在变幻莫测的人生路上不畏艰难险阻,感受那种超越单纯追求成功导向的快乐真乃人生幸事!虽然未来的人生路上依旧会有成功也会有失败,有快乐也会有忧伤,有顺心也会有挫折,有笑颜也会有惆怅……但我坚信:认真的人改变自己,执着的人改变命运! (特别声明:本博客崇尚原创,真诚希望爱好文学的读者常来做客,但未经本人许可严禁转载、转贴本博客文章或将本博客设置成友情链接等!本人特立独行,概不接受任何圈子的加入申请,谢绝信息推广的博客来访,敬请谅解!)

网易考拉推荐

凄美爱情故事之陆游唐琬篇  

2011-04-08 18:58:39|  分类: 宋元烟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宋著名爱国诗人陆游,一生遭受了巨大的波折,他不但仕途坎坷,而且爱情生活也很不幸。

宋高宗绍兴十四年,二十岁的陆游和表妹唐琬结为伴侣。两人从小青梅竹马,婚后相敬如宾。不幸的是,婚后年没有生育。再加上陆游无心于应试功名。古代士人,以功名为最重,仕途通达,才能光耀门庭。此时的陆游已荫补登仕郎,还须赴临安参加“锁厅试”以及礼部会试,方能成就功名。陆游有唐琬相伴,整天沉湎于情爱,无心于应试功课。其母唐氏盼儿子金榜题名,对陆游在仕途上的放任与不屑大为不满,数次对唐琬大加训斥,责其以丈夫的科举前途为重。但此时陆游与唐琬情意缠绵,难以解脱。唐氏因此对唐琬大反感,认为唐琬把儿子的前程耽误贻尽,便强令陆游速修一书,将唐琬休弃。

也许你会说陆游可以抗争,可以争取自己的幸福,这在现代社会是可以做到的,但在封建社会里,作为读书人的陆游是不能反抗也无反抗的。陆游只能表面答应把唐琬送归娘家,背地里却悄悄另筑别院安置唐琬。这下可把陆母激怒了,严令二人断绝往来陆游和唐琬的感情很深,不愿分离,他一次又一次地向母亲恳求,都遭到了母亲的责骂,最终无奈只跟唐琬 “执手相看泪眼”,撒泪休妻。

唐琬才华横溢,这在“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封建时代是很忌讳的。陆母为陆游另娶一位温顺本分无才学的王氏女为妻。被休的唐琬,也由家人作主嫁给了同郡士人赵士程。赵家系皇家后裔、门庭显赫,而且赵士程本人亦宽厚重情,开明通达,对唐琬表现出同情与谅解。应该说这门婚事没有委屈唐琬。然而,唐琬是性情女子,虽然事实上跟陆游已经分开,而且赵士程待她也很好,但是在她的心里,赵士程始终不能替代第一个走进她内心深处的男人——陆游

陆游在母亲的督教下重新开始准备科举课业,29岁那年前往临安参加“锁厅试”,以学识和才气博得了考官陆阜的赏识,被荐为魁首。不幸的是,同科应试获取第二名的恰是当朝宰相秦桧的孙子秦埙,加之陆游又不忘国耻,“喜论恢复”,于是受到秦桧忌恨。在第二年春天的礼部会试时,秦桧借故将陆游的试卷剔除。礼部会试失利后,陆游回到家乡越州(今绍兴),或在青山绿水间排遣心愁,或在庭阁寺庙里解闷,或出入酒肆把酒吟诗,过着悠游无定的生活。

陆游与唐琬分手之后隔绝。假如以后两人不再相见,时间也许会是最好的情伤疗药,慢慢地心中会少了些相思之痛,可偏偏后来的一次相逢,燎起了两人内心思恋之火,并最终“倒”了唐琬。

真是天意弄人,情深缘浅的陆游与唐琬竟然会在分手10年后意外重逢。31岁的陆游满怀忧郁的心情独自一人漫游山阴城南禹迹寺的沈园(今绍兴沈园)。正当他独坐独饮,借酒浇愁之时,突然意外地看见了唐琬及其改嫁后的丈夫赵士程。

尽管这时他已与唐琬分离多年,但是内心里依旧思念着唐琬。可以想象陆母为陆游找的王氏虽然人很贤惠,但肯定不是才女陆游跟王氏之间虽为夫妻,但关系很平淡。这也难怪,在陆游心中,王氏是无法跟唐琬相比的,因为唐琬是真正能够跟他达到心灵共鸣的人。我常把能达到心灵共鸣的朋友称之谓知己,人这一辈子觅得一知己,那真是人生一大幸事。

陆游想到过去唐琬是自己的爱妻,而今已属他人,好像禁宫中的杨柳,可望而不可及。想到这里,悲痛之情顿时涌上心头,他放下酒杯,正要抽身离去。不料这时,唐琬征得丈夫赵士程的同意后,给他送来一杯酒,陆游看到唐琬这一举动,百感交集,他从唐琬含情脉脉双眸中读到了那份岁月难以抹去的相思,两行热泪不禁凄然而下。陆游一扬头喝下了唐琬送来的这杯酒。然后在粉墙之上奋笔题下《钗头凤》这首千古绝唱。

  红酥手,黄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陆游在这首词抒发的是对自己与唐琬爱情遭受摧残后的伤感内疚,表达了对唐琬的深情爱慕,同时也流露出对他母亲棒打鸳鸯的不满情绪。

陆游题词之后,又深情地望了唐琬一眼,便怅然去。陆游走后,唐琬孤零零地站在那里,将这首《钗头凤》词从头至尾反复看了几遍,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便失声痛哭起来。回到家中,她愁怨难解,于是也和了一首《钗头凤》词。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

  欲笺心事,独语斜栏,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

  怕人询问,咽泪装欢,

  瞒、瞒、瞒。

我在《序》中写过“一个性情女人的内心深处只能容下一个男人。因此对于刻骨铭心地爱过的女人,在其内心深处是不太可能真正容下另一个男人的。这就是女人跟男人的不同,女人往往喜欢生活在回忆里,而男人总希望生活在未来的渴望中。”陆游是幸福的,因为他是唐琬心底里唯一珍藏着的那个令她刻骨铭心的男人。当然唐琬陆游心中深深爱的女人,所以后来陆游也多次去过与唐琬重逢的地方题词凭吊。唐琬是性情女人,喜欢生活在回忆里,而陆游又是第一个真正走进她心底的那个唯一的男人,所以她是痛苦的,当意外的重逢燎起了内心的相思之火的时候,她再也无法平静对陆游的思念之情更是到了难以抑制的井喷程度。

唐琬在和完《钗头凤》不久,在郁闷愁怨中,带着对陆游深深的思念离开了人间。

此后,陆游北上抗金,又转川蜀任职,几十年的风雨生涯,依然无法排遣心中唐琬的眷恋。陆游六十三岁偶复来菊缝枕囊,凄然有感,又写了两首情哀怨的诗:

  采得黄花作枕囊,曲屏深幌闷幽香。

  唤回四十三年梦,灯暗无人说断肠!

  少日曾题菊枕诗,囊编残稿锁蛛丝。

  人间万事消磨尽,只有清香似旧时!

陆游六十七岁的时候,重游沈园,面对当年题《钗头凤》的半面破壁,触景生情,感慨万千,又诗感怀:

  枫叶初丹桷叶黄,河阳愁鬓怯新霜。

  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

  坏壁醉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

  年来妄念消除尽,回向蒲龛一炷香。

陆游七十五岁的时候,住在沈园附近,这年唐琬逝去已有四十年,重游故园,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胜情,挥笔和泪作《沈园》诗:

(其一)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其二)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飞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从这诗中我们仿佛可以想象:白发苍苍的陆游在沈园,他缓步踱过伤心桥,踯躅在满地落叶中。凝望断墙,还有不再飞的老柳树,陆游不禁又想起四十年前离别的唐琬。

陆游在八十一岁,又作梦游沈氏园诗,写下了:

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

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

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

陆游每每走到城南沈园那个与唐琬重逢的伤心处的时候,都会黯然神伤,梅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可惜自己再也不能见到日思夜想的唐琬了。只有那墨痕犹存的《钗头凤》让他常常感怀那份悲悯的情爱。

陆游八十四岁时(离逝世只一年),再次重游沈园,自知不久于人世,仍然念念不忘当日眷侣,唐琬的思念至死依旧春游》诗云:

沈家园里花如锦, 半是当年识放翁。

  也信美人终作土, 不堪幽梦太匆匆。

陆游与唐琬本是一对令人羡慕的知己眷侣,但却生错了年代。在封建时代,她们的结局似乎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个悲剧。这种双方能达到心灵共鸣之后的分手应该是人世间最为伤痛的别离。

如果说不是分手10年后的沈园重逢,恼人的相思也许会在岁月的长河中趋于理性与平和。然而天意弄人,偶然的邂逅重燃的相思之火却将她们的故事烧铸成了经典,异常的凄美。陆游那首脍炙人口的《钗头凤》词唐琬唱和《钗头凤》,真可谓珠联璧合,人生难得的一对知己却不能走到一起,实在让人惋惜。陆游在唐琬死后的五十年陆续以沈园为题写了不少凭吊唐琬在他的诗词中就能触摸到他对唐琬的深深思念。

对于陆游与唐琬凄婉爱情,在痛惜与感慨之余,我也只能如前面两篇文章一样,最后为陆游与唐琬这对才情知己即兴题诗一首《愁相思》以示缅怀——

梦里魂牵红酥手,相思愁绪黄

旧时情人巧相逢,强作欢颜泪痕留。

错在心头奈如何,难解情愁东风恶。

莫道岁月薄相思,瞒得新人难辞旧。 

海浪里的鱼  原创(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转贴、引用等)

201148

  评论这张
 
阅读(50291)| 评论(4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