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浪里的鱼的博客[心灵憩园]

在心灵憩园里,邀您一起品味澎湃激扬中的宁静致远!

 
 
 

日志

 
 
关于我

纵使岁月流淌,世事沧桑,永远不老的依旧是我那“直挂云帆济沧海”的壮志豪情。在变幻莫测的人生路上不畏艰难险阻,感受那种超越单纯追求成功导向的快乐真乃人生幸事!虽然未来的人生路上依旧会有成功也会有失败,有快乐也会有忧伤,有顺心也会有挫折,有笑颜也会有惆怅……但我坚信:认真的人改变自己,执着的人改变命运! (特别声明:本博客崇尚原创,真诚希望爱好文学的读者常来做客,但未经本人许可严禁转载、转贴本博客文章或将本博客设置成友情链接等!本人特立独行,概不接受任何圈子的加入申请,谢绝信息推广的博客来访,敬请谅解!)

网易考拉推荐

眼光  

2010-10-15 11:56:49|  分类: 心得笔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序 言

读研究生的几个同学觉得读MBA没有多大的实质作用,无非就是混个文凭增加点学历资本而已,于是就问我:“你觉得读MBA重点是要学什么”,我答:“眼光”。

好眼光,除了有一定的遗传基因的影响,绝大部分是在后天善于总结的学习与懂得归纳的阅历中积累出来的。现实中,绝大多数人都是不具备 “好眼光”的。当然我自己也是在不断看走眼的情况下逐步积累了一点“眼光”经验,不过还远没有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只是希望以后自己看人以及看事态的发展更加精准些。

芸芸众生中,有些人眼光远大,知道自己渴求什么;有些人目光短浅,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而失去长久的永恒;有些人爱一个人只求荣华富贵,有些人爱一个人爱得纯粹;有些人一直到老也不知道该如何去爱,该如何去珍惜;有些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该执着,什么时候该放手,什么样的人值得去执着与守侯,什么样的人执着比放手更痛苦……

不管是交朋友还是做事业,眼光的确很重要。一个有眼光的人,看人很准,能在一个人怀才不遇的时候就能知道他未来的发展不可限量;能在一个人风光无限的时候就能看到他未来的没落轨迹。一个有眼光的人,能根据以前、现在的客观事实做出对事态未来发展的准确判断;而一个没有眼光的人,说到底就是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所以经常会为了拣几粒芝麻而丢了西瓜。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于别人的看事态发展的眼光,而这种眼光往往源自于自己的内心诉求,而这种诉求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一个人的人生、生活、事业等的轨迹。

海浪里的鱼(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转贴、引用

2010-10-15

 

翻开历史,大凡卓越的政治家、军事家或谋略家以及现代的企业家等基本都具备卓越地看人与判断事态发展的眼光。

让我们把历史的镜头拉向2700多年前的春秋早期,郑庄公的智囊蔡足就是杰出的代表之一,他最杰出的能力就是看人与对事态发展做出准确判断的眼光。蔡足能够在纷繁复杂的郑国权力之争以及各诸侯纷争中历经郑国四朝而不倒,与临国之间的外交谋略也是堪称一绝,也得有相当的智慧,而眼光是必不可少的。郑庄公母亲武姜的心思、叔段的想法、郑庄公的左右为难等等都逃不出蔡足的眼睛,蔡足暗中授计于落魄的贤才颖考叔,使其圆满解决了郑庄公的思母之苦,又不违犯郑庄公原先立下的“不及黄泉,无相见也”的誓言。有人说,蔡足干吗不自己去跟郑庄公说呢,为什么要把这功劳白白送给颖考叔呢,这就是蔡足的与众不同了,这里不做展开,其中深意由读者自己去理解。

秦孝公与商鞅都是雄才伟略之人,两人都非常有眼光。我在另一篇博文中提到过商鞅(当时叫卫鞅),当他投奔魏国相国公叔痤时,公叔痤一眼就看出商鞅是个不世出的人才,以至于公叔痤在得了重病之后,就告诉魏惠王“卫鞅虽然年轻,但他是当世奇才,他若做了相国,比我强十倍。你如果不用他,就把他杀了,以免后患。”而魏惠王以及魏国的公子昂都是没有眼光的人,怎么也不会相信没落的商鞅会是位不世出的人才。后来商鞅投奔了秦孝公,经过几番交流之后,两人英雄相惜,为后来的秦始皇最终统一天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春秋时期,鲍叔牙始终觉得管仲是位不可世出的人才,齐国内乱后,公子小白(即后来的齐桓公)先于公子纠到达国内,后来就听从鲍叔牙之计,“要死公子,活管仲”,而鲁国不是没有人看出其中的端倪,这人就是鲁国的施伯,施伯当时就向鲁国国王建言:管仲乃不世出的人才,要么重用,要么就杀了他。但鲁国国王不以为然,因为他亲眼目睹在与齐国交战时管仲做逃兵的事实,认为管仲决不是个人才。

三国时期的曹操眼光就非常好,与刘备青梅煮酒论英雄时,曹操对当时天下的各方枭雄豪杰皆不以为然,惟独对还在东奔西跑,基业还没有眉目的刘备另眼相看。司马懿的眼光同样老辣,引退的时候就能预测到未来的时局走向,稳坐钓鱼台,等待朝廷的复起任用。虽然《三国演义》是艺术虚构的文学作品,但现实中的曹操眼光绝对是独到老辣的,要不然是很难在枭雄盛行的乱世成就三分天下的伟业的。曹操的识人眼光我在另外的博文中有过阐述,这里不做细化展开。

“萧何月下追韩信”的典故大家都很熟悉了,今天再来个简单回顾。

项梁率领抗秦义军渡过淮河向西进军的时候,韩信带了宝剑去投奔他,留在他的部下,一直默默无闻。项梁失败后,改归项羽,项羽派他做郎中。他好几次向项羽献计策,都没有被采纳。刘邦率军进入蜀地时,韩信脱离楚军去投奔他,当了一名接待来客的小官。有一次,韩信犯了案,被判了死刑,和他同案的十三个人都挨次被杀了,轮到杀他的时候,他抬起头来,正好看到滕公,就说:“汉王不打算得天下吗?为什么杀掉壮士?”滕公听他的口气不凡,见他的状貌威武,就放了他不杀。同他谈话,更加佩服得不得了,便把他推荐给汉王。汉王派他做管理粮饷的治粟都尉,还是不认为他是个奇才。韩信又多次和萧何谈天,萧何认为韩信与众不同。汉王的部下多半是东方人,都想回到故乡去,因此队伍到达南郑时,半路上跑掉的军官就多到了几十个。韩信料想萧何他们已经在汉王面前多次保荐过他了,可是汉王一直不重用自己,就也逃跑了。萧何听说韩信逃跑了,来不及把此事报告汉王,就径自去追赶。后来萧何又极力向刘邦举荐韩信做大将军。

明朝伟大的军事家、政治家、哲学家王守仁曾在他的著作中说过这样一句话:“大明虽大,最为紧要之地四处而已,若此四地失守,大明必亡。”王守仁所讲的四个地方,是指宣府、大同、蓟州、辽东,它们是明代边界最让人头疼,也最难防守的重要据点。着实是很有眼光的断言呀。

张居正、徐阶是明代公认的顶级政治家,他们的眼光、权谋手段和政务能力都算得上一流,作为优秀的政治家,他们自然是很有眼光的人。不过今天我重点要说的不是他们,而是明朝另一位首辅——高拱,虽然名气没有张居正、徐阶他们的大,但高拱的看人眼光与用人魄力堪称一绝。
  最为精彩的是他用了三个人做成了三件大事。
  第一个,叫潘季驯。

潘季驯是明代著名的水利专家,早在四百多年前就发明了“束水冲沙法”,而这种方法一直到现在还被很多的水利专家采纳与推广。
  潘季驯,嘉靖二十九年(1550)进士,浙江吴兴人,明清两代最伟大的水利学家。他在考取功名后被分配到江西九江当推官,管理司法,官运也不错,十几年就升到了监察院右佥都御史,成为了一名高级言官。
  恰好当时黄河决堤泛滥,灾民无数,高拱刚刚上台,急得没办法,四处找人去收拾残局,恰好有一次和都察院的一帮言官吵架,潘季驯也在场,高拱看这人比较老实,也不乱喷口水,当即拍板:就是你了,你去吧!
  张居正是个比较谨慎的人,觉得这样太儿戏,就去查了潘季驯的底,急忙跑来告诉高拱:这人原来是个推官,法律和水利八杆子打不着,他怎么懂得治水?

高拱却告诉他:只管让他去,他要不会治水,你只管来找我。
   事实证明,高拱的眼光确实很毒,虽说没学过水利专业,潘季驯却实在是个水利天才,他刚一到任,堵塞缺口之后,便下令把河道收窄。
  这是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命令,大凡治河都是扩宽河道,这样才有利于排水,收缩河道不是找死吗?
  施工的人不敢干,跑来找潘季驯。
  潘季驯说你只管干,出了事我负责。
  于是奇迹出现了,收缩河道之后,黄河不但没有泛滥,决堤的出现也大大减少,大家都惊叹不已。
  除此之外,他还想出了一种独特的治水方法,名叫“滚水坝”,具体说来,是事先选择一个低洼地区,当洪水过大之时,即打开该处堤坝,放水进入,以减轻洪峰压力。
  这就是流传至今,众人皆知的治水绝招——分洪。
  有这么一位水利天才坐镇,泛滥多年的黄河得到了平息,在之后的数十年内没有发生过大的水患。
  第二个,叫殷正茂。
  隆庆四年(1570),两广叛乱,且叛军有一定的战斗经验,派了几个人去都被打了回来,于是高拱一拍脑门:
  “没办法了,派殷正茂去吧!”
  殷正茂,嘉靖二十六年进士,是当年传奇科举班的一员,和诸位名人同学相比,他没有张居正的政务能力,王世贞的文采,更没有杨继盛的胆量,但他也有着属于自己的专长——军事。
  他虽是文官出身,却极具军事才能,多次领兵出战,从无败绩,被认为是一代名将,按说他应该是最理想的人选,可为什么直到没办法才找他呢?
  原因很简单,他太贪。
  这位兄弟虽说很有才能,却是个不折不扣的贪污犯,原先当地方官就吃农民赋税,到军队后就吃士兵的军饷,明代贪污不算什么大事,但殷先生却贪得天下皆知,贪得名闻全国,着实不易。
  果然,任用殷正茂的消息一传出,在大贪污犯殷正茂的面前,大臣们第一次消除了分歧和派系,异口同声地表示绝对不行。
  高拱却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表示一定要用,每天朝廷里都吵得天翻地覆,最后还是高学士水平高,只用一句话,就让所有的人都闭上了嘴:
  “谁再反对殷正茂去两广,我就派谁去!”
  这就不好玩了,殷正茂即刻光荣上任。
  但他的亲信,给事中陆树德站了出来,劝告高拱,人你可以派去,但军饷你要看紧,最好在户部找个人随从前去,搞好财务审核制度,要内防家贼。
  然而高拱说:“不用派人,所有军饷直接拨给殷正茂就是了。”
  陆树德急了:“殷正茂必定贪污军饷!”
  “我知道。”高拱却笑了笑,“那又如何?”
  “我拨一百万两军饷给殷正茂,他至少贪污一半,但以他的才能,足以平定叛乱,如果我派一个清廉的人去,或许他一两也不贪,但是办不成事,朝廷就要多加军饷,这么拖下去,几百万两也解决不了问题。”
  “所以殷正茂不去,谁去?”
  一切确如所料,殷正茂去后,仅仅几个月就平息了叛乱,班师凯旋,当然了,军饷他也没少拿,如果不贪,那就不是殷正茂了。

这种看人的眼光,用人之长的独到很是玩味。
  第三个,叫王崇古。

王崇古,时任都察院右副都御史。作为嘉靖二十年的新科进士,他和高拱同学的关系很好。后来他被委派了一个极为重要的职务——宣大总督。
  自明代中期后,它们被分为两个独立军区(宣大、蓟辽),由朝廷直接管理,其指挥官为总督,超越各级总兵,是明朝国防部长(兵部尚书)以下最高级别的军事长官,只有最富军事经验的将领才能担当此任。
   
当时的蓟辽总督是谭纶,而他手下的两位总兵分别是蓟州总兵戚继光,以及辽东总兵李成梁。
   
王崇古手下没有象戚继光与李成梁这样的牛人总兵,但经过王崇古与高拱的努力解决了自朱元璋以来一直没有解决的问题——与蒙古鞑靼封贡互市。
  隆庆五年(1561,边境市场正式开放,各地客商陆续赶到这里,开展贸易活动,一个伟大的奇迹就此出现,自朱元璋起,折腾了两百多年的明蒙战争终于落下帷幕,此后近百年中,双方再未爆发大规模的战争。

高拱的看人眼光不能不让人佩服,但明朝还有一位比高拱眼光更为老辣的牛人——孙承宗。

孙承宗,明朝不世出的人才,明末最伟大的战略家,努尔哈赤父子的克星,京城的保卫者,皇帝的老师,忠贞不二的爱国者。但凡说到战略家,那眼光绝对不是一般的好,因为战略本身就要着眼于未来,是对未来可能要发生的事情进行基于现实的一种预测性推断与安排。

他一到山海关前线一转,就能一眼看出当时镇守辽东的兵部尚书(相当于现在的国防部长)兼辽东经略的王在晋的水平接近“白痴”水准。他不但能看出王在晋是位身居高位的“废才”,而且他还用他的大力金刚眼为腐朽没落的大明王朝物色了七名超级战将——袁崇焕、满桂、赵率教、祖大寿、孙元化、马世龙 、茅元仪等。以下枚举几人的故事。

王在晋以兵部尚书身份兼任辽东经略之后,不久就投出了“抗奴抚虏,堵隘守关”的防守方略。从当时的整体战略来说,朝廷为数不多的明白人明白要抗击后金,应做到“守而后战”。王在晋的“守”应该没错,但他要在山海关外再修重城。从八里辅起,再筑一道边墙,北绕山,南至海,包罗关外一片石,角山及欢喜岭等,以四万人守之。又兴修重城,在山海关外八里,八里辅的地方新筑一座重城,护卫山海关。守山海关是明廷的共识,孙承宗就说:关门系天下安危。但是怎么守大家意见不一。王在晋估计是已经被后金的气焰吓怕了,只敢守关外数十里的地方,以修重城来换点心理安慰。这种消极防御的办法使明廷重兵布防在山海关一线,毫无战略终深,一俟后金兵叩关只有龟缩于关中了。
  这种计划当然会遭到袁崇焕的反对。袁崇焕主张,坚守关外,屏障关内,营筑宁远,以图大举,一下子把明朝的防御纵深拉到了山海关外200里的宁远、前屯卫一线。这种防御战略事实证明是正确的,他拱卫京师,使满人长大达二十多年束手无策。
  但是王在晋就是听不进去,袁崇焕官小言轻,毫无办法只要越级上访,直接向首辅叶向高报告,这可是犯了官场大忌,也不是潜规则这么简单了,估计到了今天也没有一个当官的能容忍下属这样干。

叶向高也不知道怎么办,皇帝更不知道怎么办,大学士管兵部事孙承宗才自请行办以实地勘察,然后定大计。皇帝很高兴,加孙承宗太子太保衔,赐蟒玉,银币,优礼盛隆。
  天启二年,六月二十六日,孙承宗到达山海关。
  史料记载了,他与王在晋的辩论。
  孙承宗问:新城建成之后,是调旧城四万军队驻守吗?
  王在晋答:不,要另设新兵。
  孙承宗再问:旧城外为新城,旧城外的品坑地雷为敌人所设,还是为自己设?新城如守不住,四万新兵怎么办?
  王在晋答:将在山上建三个寨,以待溃卒!
  孙承宗又问:兵未溃而筑寨以待之,不是教他们溃败吗?
  孙承宗说:“今不为恢复计,画关而守,将尽撤藩篱,日哄堂奥,畿东其有宁乎!”
  虽然王在晋无言以对,但是依然冥顽不化,坚持己见。孙承宗劝了他七天七夜,都没有用。

苦劝王在晋无效后,孙承宗想起了那封信,便让身边的人把那人找来。很快,他就见到了那个打上级小报告的人,他与此人彻夜长谈,一见如故,感佩此人的才华、勇气和资质,此人就是袁崇焕。初次见面,孙承宗就非常欣赏他,觉得袁崇焕必将是位震撼天下的人物,虽然当时他只不过还是个正五品兵备佥事。
  孙承宗又出关200里巡视关外诸堡,王在晋哭劝孙承宗莫去,怕出了差错,孙慷然以行。在与袁崇焕等诸将交换意见并实地考察之后,孙承宗得出极具远见的结论:失辽东必不能守榆关;失觉华,宁远必不能守辽东。
   
袁崇焕可以算得上是孙承宗发掘的第一号人才。袁崇焕在孙承宗属下三年中,官职却没有得到升迁,始终是宁前兵备佥事。倒是在孙承宗之前的王在晋和之后的高第手上,袁崇焕都有升迁。但是,王在晋否决了袁崇焕的筑防宁远的建议,高第下令袁崇焕撤回山海关——因此真正知人善用、上下交心、让袁崇焕的才干得以绽放的,还是孙承宗。
   
满桂,蒙古族,宣府(大同)人,被称为袁崇焕帐前四猛第一。满桂少年即善骑射,因功升至潮河川守备。当时,杨镐奉命讨伐努尔哈赤,四路皆败,但满桂仍以知兵得到推荐,移守黄土岭,为总督王象乾所知,加官石塘路游击、喜峰口参将。天启二年,孙承宗巡边,看中满桂,将其擢升为副总兵,领中军事。
   
祖大寿,辽东人,世代为辽东望族,同被称为袁崇焕帐前四猛之一。祖大寿最早是王化贞的部将,广宁大战后,撤至觉华岛。孙承宗督辽时,没有以战场溃逃论罪大寿,反令其佐参将金冠守岛。而后孙承宗一直非常器重祖大寿。

赵率教,陕西人,万历中期为参将,履历平平,战功平平,资质平平。表现一般不说,后来还吃了官司,工作都没了。后来也拜杨镐先生的福,武将死得太多没人补,他就自告奋勇,去补了缺,在袁应泰的手下,混了个副总兵。可是他的运气很不好,刚去没多久,辽阳就丢了,袁应泰自杀,他跑了。情急之下,他投奔了王化贞,一年后,广宁失陷,王化贞跑了,他也跑了。再后来,王在晋来了,他又投奔了王在晋。由于几年之中,他到了好几个地方,到哪,哪就倒霉,且全无责任心,遇事就跑,遇麻烦就溜,至此,他终于成为了明军之中有口皆碑的典型人物——反面典型。

对此,赵率教没有说什么,也不能说什么。然而不久后,赵率教突然找到了王在晋,主动提出了一个要求:我愿戴罪立功,率军收复失地。王在晋认为,自己一定是听错了,然而当他再次听到同样坚定的话时,他认定,赵率教同志可能是受了什么刺激。因为在当时,失地这个概念,是比较宽泛的,明朝手中掌握的,只有山海关,往大了说,整个辽东都是失地,您要去收复哪里?赵率教回答:前屯。前屯,就在宁远附近,是明军的重要据点。赵率教率领着他的家丁,三十八人。赵率教在一个名叫中前所的地方停下了脚步。中前所,地处宁远近郊,大致位于今天的辽宁省绥中县附近,赵率教在此扎营,就地召集难民,设置营地,挑选精壮充军,并组织屯田。王在晋得知了这个消息,却只是轻蔑地笑了笑,他认为,在那片遍布敌军的土地上,赵率教很快会故伎重演,丢掉一切再跑回来。几个月后,孙承宗来到了这个原本应该空无一人的据点,却看见了广阔的农田、房屋,以及手持武器、训练有素的士兵。在得知此前这里只有三十八人后,他找来了赵率教,问了他一个问题:“现在这里有多少人?”赵率教回答:“民六万有余,士兵上万人。”从三十八,到六万,面对这个让人难以置信的奇迹,孙承宗十分激动,他老人家原本是坐着马车来的,由于过于激动,当即把车送给了赵率教,自己骑马回去了。从此,他记住了这个人的名字。赵率教因此得以重用与高升,成为袁崇焕帐前四猛之一。

近代的袁世凯,虽然不是什么正面人物,但他能在那个年代里从一个无名小卒做到了皇帝(虽然仅仅做了八十三天的皇帝),多少还是有些能力水平的,当然我今天讲的并不是袁世凯本人,而是她的大姨太沈氏,袁世凯一生有一妻九妾,但他最宠爱的就是大姨太与五姨太,而最信得过的就是大姨太沈氏。

袁世凯科举屡试不第,一气之下,说了句:“大丈夫当效命疆场,安内攘外,焉能龌龊久困笔砚间,自误光阴耶?”一把火将自己所作诗文全部烧光。落魄期间,袁世凯时常流连烟花间,与天津名妓沈氏结识。沈氏火眼金睛,见袁世凯谈吐不凡,认定他必定不会久居人下,不仅刻意承欢,还鼓励他早日另谋出路。两人挥泪相别时,沈氏还赠以盘缠,令袁世凯感动不已。后袁世凯经往山东,投奔吴长庆。吴长庆是袁世凯嗣父袁宝庆的至交,对袁世凯照顾有加。而袁世凯为人机敏、办事果断,很快便在军中脱颖而出。袁世凯跟着吴长庆到朝鲜后,逐渐成为独当一面的大员。而袁世凯没有忘记沈氏,出钱将她赎出妓院,作为大姨太带到朝鲜。此后袁世凯对她一直很好,她没有生育,袁世凯还把三姨太金氏所生的袁克文过继给她。袁世凯还要求子女们都管沈氏叫“亲妈”。

现实生活中,鱼目混珠,真假难辩,我们确实很难在人堆里发现人才、划掉庸才。比如“德才兼备是上品,有德无才是次品,无德无才是废品,有才无德是毒品。”但要把一个人准确地定出属于这四等品中的哪一等确实很有难度,因为现实中真真假假,让我们莫衷一是,而“真到假时真亦假,假到真时假亦真”。其难度确实很大,能在万人之中准确找到上品的人,就象古代打仗时能在万军之中取得上将首级的超级战将一样的难能可贵。

要练就火眼金睛确实非一般人所能及,而其中也必然会有失败,如春秋五霸之一的齐桓公在管仲去世之后就看中易牙等奸佞小人,最终落得悲惨收场。

齐桓公四十一年(前645年),管仲病重,桓公问他:“群臣中谁可以代你为相?”管仲说:“了解臣下没有人比得上君主。”桓公说:“易牙如何?”管仲回答:“杀掉孩子来讨好君主,不合人情,不可以。”桓公说:“开方如何?”管仲回答:“背弃亲人来讨好君主,不合人情,难以亲近。” 桓公说:“竖刁如何?”管仲回答:“自己阉割来讨好君主,不合人情,难以亲爱。”管仲死后,齐桓公不听管仲的话,重用三人,三人专权。桓公四十二年(前644年),戎攻打周朝,周告急于齐,齐令各国诸侯发兵救周。桓公四十三年(前643年),齐桓公重病,五公子(公子无亏、公子昭、公子潘、公子元、公子商人)各率党羽争位。冬十月七日,齐桓公病死。五公子互相攻打对方,齐国一片混乱。桓公尸体在床上放了六十七天,尸虫都从窗子里爬了出来。十二月十四日,新立的齐君无亏才把桓公收殓。

前文我提到的明朝晚期最伟大的战略家,有卓越识人眼光的牛人孙承宗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刘兴治就是他“看人”一生业绩中的唯一败笔,当然我觉得这中间多少也有些“无可奈何”的味道在里面。

崇祯二年六月,袁崇焕以“十二罪”斩毛文龙,任命刘兴治的哥哥刘兴柞为东江副将,领东江右协。孙承宗接任后,将刘兴柞调到宁远,东江右协统领一职就交给了刘兴治接任。不久,刘兴柞抗清战死,刘兴治即在皮岛叛乱,杀了东江主官陈继盛及其属下一干将领。孙承宗派遣周文郁、宋献等人安抚刘兴治,默认了东江的既成事实,将东江大权交给了刘兴治。四个月后,刘兴治秘密遣书皇太极,约定降清。崇祯四年三月,刘兴治再次在皮岛叛乱,这次却是明目张胆打出降清的旗号准备做汉奸了,幸好被参将沈世魁乘夜杀死,叛乱平息。

回过头来看看我们的工作与生活中,我们也会面临很多的抉择问题。

交朋友你得选择吧,这个人值不值得深交,人品如何,是不是表里不一,万一不慎重交了个不该交的人做朋友,会影响你人生的正常轨迹。

找工作你得选择吧,尤其对于职业经理人来说就更甚,对于他们来说,找企业就是找老板,如果没选对老板,对于有追求的经理人来说,浪费的不是金钱,而是大好的青春岁月。

婚姻你得选择吧,有些人注重的是一张纸的名分,有些人注重的是纸以外荣华富贵,有些人注重的是纸以外的灵魂深处。人这一辈子要找个真正懂你,爱你的人是很难的,找个爱得纯粹的人就更难。尤其对于女人来说,因为绝大部分的女人跟绝大部分的男人不同,她们要么不爱,爱了就刻骨铭心,所以对于绝大多数的女人来说,真正的爱只有一次,而这一次就是你爱得刻骨铭心的那一次,而那一次的那个男人是你必须要慎重考虑的,如果选对了,你会幸福甜蜜一生,如果选错了,又刻骨铭心过,那将是你一生挥之不去的噩梦,想要再次拥有幸福就很难了。

以上类似的人与事不胜枚举,我就不一一细说了。

眼光,并非每人都一定得具备,但作为政治家、军事家、企业家、战略家以及有点追求的人来说,是不可回避的问题,因为眼光的好坏直接影响到自己的前程、人生、生活、工作、婚姻、爱情、命运等方方面面,所以多少让大家有点“眼光”意识是非常有必要的。这也是我写本篇的主要目的,希望能给有幸来此做客又能认真阅读此文的朋友们一些智慧、启迪与感悟!不到与偏颇之处敬请谅解!                                                                                          

海浪里的鱼  原创(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转贴、引用

2010-10-15

  评论这张
 
阅读(25619)| 评论(4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